用户注册 登录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返回首页

风继续吹_leslie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eslie-cheung.com/?2875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转载文字】原是一己对你的贪恋

热度 4已有 1137 次阅读2011-4-9 18:12 |个人分类:leslie beloved

    忍把前尘,浅斟低唱了。
  如果没有滴血,那便不是蔷薇。
  但看遍世界上的蔷薇,只有你,是滴血那一朵。
  
  爱了一个人17年,到底还算不算是爱。
  今天是5月11日的凌晨,是第41天了。
  十一号、十二号、十三号、十四号、十五号、十六号、十七号、十八号、十九号、二十号......
  陪你倒数
  你从新浪头条上下来了
  你的名字从报刊上淡出了
  小区里所有唱片店靠你发了财了
  快被人遗忘的六十多岁的李敖装疯狗咬你了
  我们又无奈开始挤车开始上班开始柴米油盐了
  非典来了
  每星期去灵隐为你放生,在功德本上写: 将此功德回向给张国荣先生.
  字如血泪.
  从前如你一样没有宗教信仰,只因我有你可以信仰.但是现在我只得信佛.
  沿着熟悉的一个又一个殿,我虔诚的跪倒,举香过顶,一遍又一遍求佛::
  佛我从前大不敬,是我不对,我愿诚心仟悔.可他一生善良,没害过人,求你渡他去往西方极乐世界,给他健康,与他平安,助他快乐。为此我愿受他未完之苦,并用我余生行善助人。
  求你,佛。
  求你了,佛......
  
  日日为你守斋,夜夜为你诵经,流苍白的泪.
  从此,断绝了敢爱敢恨无怨无悔的一生.
  一切,全无半点滋味.
  我害怕出去,害怕上街,我害怕,LESLIE.
  我尝试着去走走,然而一看到高楼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数着它的层数,然后想象你是从怎样的高度坠下,残酷的,折磨着自己的神经.
  港文华,4.6
  电梯前我几度徘徊,我努力想让自己冷静的去到24楼,去到你坠落的那个地方.
  但是我最终是晕倒在那里.
  还未及上到那高度,我已经晕倒在高速上升的电梯中.
  我怎么能承受那样的高度,我怎么能去承受,那是你的高度.
  我太习惯与仰视你,我的爱.我的天.
  如果有一天我与你并肩,那是我已经灵魂出窍的一刻.
  杭州,4月9日后的某夜
  外面的风很大,又在下雨,我在19楼。
  我看着楼下的地面,黑沉沉,却好像散发妖魅般的力度,以坠落时的无拘束的自由诱惑我。
  只短短的几秒钟,换来这自由的代价究竟大不大。
  我想你体验了一种我们大多数人都不会体验的速度,不是飞快,而是决绝。
  我愿意你是决绝的,在下落的过程中,只是闭着眼睛恣意的忘记。
  我也许也正在模拟你下落的过程,心的下落,只是为什么,我没有享受到速度的快感,这过程是如此的漫长而痛苦.
  16日,被朋友约去假日的顶楼叹咖啡,她对我说,窗外阳光正好
  我回首一看,瞬间如遭雷击.
  我开始控制不住情绪,开始发抖,开始抽气,开始晕眩.
  最后,哭泣.
  记得那天一个朋友打电话来,劈头一句,你怎么真去香港了,为一个明星的死你至于吗?
  心里也明白,有一天这样的昏天暗地会过去.无论我多么愿意停留在此不走,但时光流水.
  有一天,你会潜入我的生命,不会如今日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我的心脏--但又或许,悲哀终将成为我生命的底色.
  LESLIE,且看我这双手,自你离去,一直颤抖。
  
  离开你的41个夜晚我不敢睡去,我怕黑怕静,恐惧紧紧纠缠我.
  离别第一次那么清楚刺痛,给一个年轻的女孩无尽的眷恋和恐慌。
  我开始一次又一次的企图自杀,想中止这无谓的生命,感觉自己隅隅独自爬行在黑色的下水管道里,且对星光毫无期待。
  我是那么的爱你,那么的爱着你.
  因为你的勇敢和磊落,对于爱情的忠实。你比那些藏着掖着的偷欢,比那些半明半暗的暧昧来的真实和坚贞。
  一个人的气焰并不与他的态度成正比.
  你温文尔雅的时候,不代表了就肯迁就。
  黄耀明有一句词: 有太多意中事,太灰暗的时代没有意外;但你却不可思议,却使我惊呆似花再开。
  贴切无比。
  这是一个沦丧的年代。
  听见身边很多嚣张的声音渐渐沉默了下去,甘于平凡了的事故;
  眼见很多的眼光黯淡了下去,被太多的眼泪蒙起了。
  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人,仍然用无尽的爱和生命力继续耀眼着。
  这样的人,如你,是没有能够苟且的灵魂.
  你用一个转身,就轻易否决了一场承诺一个年代。
  声音已经不比当年,容貌中也必须夹杂起了皱纹,连身高都比不上周围叫嚣着的大多数人。然而你一个微笑,就粉碎掉所有的猜测与斜视。
  世人都用不同的姿态生活,上升或者下沉,爱或者不爱,熄灯或者点烟。有人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你知道你象谁?
  不是那为你痛断了柔肠的李碧华,纵然那妖娆女子给了你十二少和蝶衣.纵然她写"血似胭脂染蝶衣",不复华丽淫蘼的文风,平实的一字一泪,吐尽相思.
  你象极,那四十年代的孤岛女子。她写沉香屑的炉火,写三十年代的月亮,写兜兜转转的二胡,写苍凉的手势。她用一种"再世人"的体察写都市,也用一种少年的天真去爱然后去解散,无比宽容,也无比倔强。一座沉下去的城,最终成全了她这一抹亮色。
  而你,生活在这下沉的人间,亮丽耀眼一生,终了却比这世界下沉的快.
  而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么心疼你了,17年来我一直那么心疼着你,但是都不如现在.
  那么多年的厮守,那么多年的爱恋,你的歌声魅影里我长大,是那么幸福
  到今天,却只在暗夜里,听你的歌,放任自己慢慢枯萎,到今天,对自己说我们还是相遇太晚.
  我想听听你说话, 就好象你依然在台上,又娇纵又宽容的笑看着我.
  一起来说说,说说你这些年来的爱恨情仇,说说你最喜欢喝的那支红酒,说说你最头疼的那个牌友,说说你最烦恼的苦命的胃.
  而我,来说说那段因为你的御风仙去而挣断了锁链的青春......
  
  只得记忆碎片.
  呜咽晦涩的记忆,如同当年买的第一合你的磁带.
  记得刚刚有VCD这东西,于我这样爱电影的人来说是由不得欣喜到发狂,整天骑着单车在杭州的大街小巷里搜刮电影.
  98年春节时,已经买满了有三千多本VCD,而特特的有一个大抽屉,全是放满了哥哥的电影.
  细细数过一次,68本.原来不少重复的.
  那时节最喜欢拉人一起来家里看电影.买饮料备小点,只求那份共鸣.
  看"天堂电影院",看"小小偷的春天",看"水牛城".
  人人头晕,说是再受不了那种高深而癫狂的轰炸.
  于是我说看哥哥的电影吧,一众叫好.只是要求看没看过的.
  那天看的"蓝江传",和"为你钟情".实在是看过容易忘记的片子.
  记得有个男生一路笑我"你家哥哥那么标致傲气的电影人,也拍过这样烂的片子么."
  可是接着又赞叹你的美丽"周惠敏和李丽珍怎么都再不好看了,还是哥哥的脸看得人心跳."
  于是一屋认同.桥段再烂,手法再土,他依然是闪闪发光,连做个花瓶都称职到底.
  看"花田喜事",你眼角一瞥:"变戏法儿的?"扮成女装被达叔惊为天人;
  看"家有喜事",你插花烹饪做娘娘腔,那喷饭的一拧腰:"生孩子要痛的!";
  看"九星报喜",你开腔唱小曲儿,被发花痴的女子纠缠,着实的俊美可怜;
  看"东成西就",你被两大美女争来抢去,喝醉了酒险些让梁家辉吻了去,艳光直让无数美色拜倒.
  "大富之家"你织毛衣,教刘青云说Sexy"要发两个音";"金玉满堂"你夹着大发夹蹦蹦跳跳地做菜,听袁咏仪唱"卡门"吓得从椅子
  上滑下来;
  反正就算无事可做,起码得你艳与天齐.
  
  但是到底不可能是花瓶,注定是,那改变一代电影人的绝世名伶.
  "说好一辈子,少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算不得一辈子。"这是程蝶衣说的.
  1986年的那个夏天,11岁的我邂逅风华绝代,自此执意痴迷,暗自窃喜有生之年未曾错过。
  "不如我们重新开始"
  这是何宝荣说的,在光影的更迭交缠里,斑驳后落寞的自困。我才明白除了自己,还有一个可以让我更纵容的人。
  "既然她不给我机会,我也不会给她看我的机会"
  这是旭仔说的,走的那么绝裂的背影,在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一开始他就已经选择离开,从来都是无根的漂泊,是我自以为他会停留。
  "不被别人拒绝的最好的方法是先拒绝别人。"
  这是西毒说的,可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你可以拒绝别人,为什么连自己也一并拒绝呢?
  "在晦暗里漆黑中的那个美梦,从镜里看不到的一份阵痛。"
  你在那里妩媚的吟唱,我在那里目眩神迷,怎么会有那样的人,颠倒众生就这样在他挥手摇曳里展现,那么轻易,那么迷离。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你没有食言,只是我们都忘记了,你说的是最坚强的泡沫,即使最坚强,还是泡沫.
  
  记得93年"霸王别姬"全国公映.
  先是逃课借钱坐30个小时火车去北京看首映式,却无缘一见.
  回到杭州,一个人去看了17遍,至今存着那张张票根.
  有天在电影院里,屏幕上是蝶衣正面大特写,身后一个男子惊呼:"他真是美得令人发指。"又一女声:"巩俐也算美女啊,张国荣比
  十个她好看."
  我幸福得把已经喝光的矿泉水拿来拼命倒.
  后来在历史作业里无意中写:"日本侵略者美得令人发指的罪行",被老师罚站一节课,快乐的在走廊上默背蝶衣的台词.
  有一场戏,特别记得。
  小四和蝶衣决裂后,两人同时以虞姬的装扮出现在后台。小楼再倔也拧不过现实,只得上台。众人传着行头到了菊仙手里,犹豫间,
  蝶衣静静地取过,无限温婉地替小楼戴上。
  想来那一刻,他本该是心碎如尘,满身皆是伤痛的。可是,却这样的柔情似水,似水温柔。
  从一而终。
  不论这人怎样伤害自己,刺得心里心外血肉翻飞,还是无嗔无怒,无怨无悔。
  不后悔。
  说的什么?
  此恨不关风与月.
  
  年少时没有那许多电影可看,球赛也是一年难得几场.最多就是看书,尤其喜欢看武侠,白天黑夜,上课下课,都是六朝五代江湖戎马不离身畔.
  每看古龙,一字一句都唏嘘,实在太喜欢他的文字,想着他这样一个写奇书的奇人竟死在自己不晓事的时候,就怅然不已.
  金庸的故事也喜欢,只是不喜欢梁羽生,但是除却"白发魔女传".是那样看得我心醉神迷的故事.
  不喜卓一航,总觉他负霓裳太多,纵然她偏激邪气,可,还是认定皆是他的错。总想世间男子,再不如扬过的痴绝,只有他才是梦里人.
  却偏偏,后来有了那个借了你身子的卓一航,叫我再没办法去怪责.
  从前和以后,一夜间拥有。
  难道这不算,相恋到白头。
  白发,红颜,其实都是不重要的。如不爱你,红颜亦如泥。如爱你,白发,黑发,有甚差别。
  
  于是,那一刹那水色火光中的激烈绝望,不再在记忆中褪色半分,连同这个无法责怪的卓一航。
  
  "倩女幽魂"得一美字。
  名字美。
  解释不清楚,就"倩女幽魂"、"宁采臣"、"聂小倩""兰若寺"十数个汉字,境界已出。
  
  夜半歌声.
  宋丹萍,杜云嫣,舞台剧,罗米欧,茱丽叶,拆散,毁容,漫天大火,失明,相聚,八音盒。
  丹萍,丹萍,云嫣俏生生地唤道。
  笑容,在脸上渲染开,紧身衣,披风,一弯腰,作中世纪美少年状。
  黄金年代的优雅。
  这般的风流,如潮水汹涌而至,却只是轻轻的滑到心里,像柔婉的香味,弥漫四散,贴心又舒心。
  
  "金枝玉叶"
  买的原版VCD,一开始就是对导演、主演的采访就是不见哥哥的踪影.
  只有嘉玲一脸陶醉在说:哥哥啊,当时在片场唱歌(就是《追》),真是后颈的鸡皮疙瘩全颤起来,好听到死了!
  大眼睛的袁泳仪说:哥哥啊偶像啊,一起演戏紧张到不行,哥哥眼睛会放电,我算是完全完了。
  
  "风月".
  哥哥看着周洁跳下去,埋下头,手摊开,两滩水。
  当时,我心皱。
  这段看了很久。我不喜欢苏童不喜欢叶辛,不喜欢风月的内容。
  可是我喜欢哥哥。那个百转千回的拆白党。
  
  胭脂扣.
  故事再怎么凄婉,这样的日子里都被我忘记了,记得那张脸罢了.
  十二少,年少多金世家子弟,眉梢眼角间未妨稍带放纵稚气,却也深情几许--若人物稍差,怎得如花这般女子直等他五十三年,黄
  泉路想必也冷,不是那么好徘徊的。
  这般人物,本是谪仙一流罢。
  
  董桥写道:
  "毕竟是后现代最后一个西关大少,张国荣注定要在薄纱绣帐的一床幽香中永生,留襟上的酒痕,留不老的绿鬓,留一身六朝沧桑的
  金粉。......古典的五官配上玲珑的忧郁,造就的是庸碌红尘中久违的精致:柔美的围巾裹微烧的娇宠,矜贵的酒杯摇落千载的
  幽怨。他的举止恒常宣示的更是随旧时代攀枝、赏荔的闲适,纵然他未必经历过那样的岁月。"
  说得很是,难怪人人的花名都是什么仔什么哥什么爷,只有你被叫了二十几年荣少.
  
  其实最最欢喜,是你的何宝荣
  都说你的蝶衣已入化境,也不知为那多情戏子流了多少无用泪水.
  还是,还是,最欢喜那任性娇纵的何宝荣.
  何宝荣的放浪形骸,何宝荣的背弃决绝,何宝荣的漠然冷淡,都敌不过一句,不如我们重新开始。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只当黎耀辉在爱中沉迷受罪,却不知,他或者也是甘之如饴,含笑饮砒霜的。
  何宝荣,说不象你,也象你.
  这个男人,到了那里都是让人不能自拔的毒。纵然狠下心断了,戒了,抽身了,只需一个浅吟低迴的眼神,就是一番五内俱焚,倒海翻江。
  注定了,要分分合合,要饮鸩止渴,要抵死纠缠。
  
  何宝荣痴缠又甩脱。
  何宝荣在镜子前梳头。
  何宝荣说:从头来过。
  何宝荣在床上大叫:你去扑街。
  何宝荣嘟着嘴:你别不舍得.
  何宝荣很吃醋:你和他有没有什么啊
  何宝荣爱着黎耀辉,甚于辉爱他.
  
  看春光乍泄,一定要看粤语版。哥哥讲台词,都是最好的.
  爱死,只因为你的真.
  "真心跟演戏,差天共地
  繁华尘世,太神秘
  鲜花跟恋爱,静待枯死
  印象依稀"
  你实在是个有着孩童一般赤子之心的**尤物。
  然而,再也不会重新开始了。乍现春光已逝,所有的情爱都已在风中凋零。回首再看时,芳华已憔悴,恩爱都成灰。
  金像奖的评委扯皮,说你本来是gay所以演得再好都应该.所以最佳男主角还是给伟仔.
  心里无限委屈,代你委屈.
  谁说同志就能演何宝荣?
  可惜这样的不公平,在你是家常便饭。
  
  你心里必然是有憾的,可是一定不曾有怨.还是淡淡做你自己.
  没见过一个艺人,像你那么有大牌却从来不耍,像你那么懂得谦让,懂得照顾别人。
  "红色恋人"的首映式上,所有的人都赶着向你提问。
  你说:"大家不要总问我哦,我们剧组里的人都很出色,你们应该多问他们。"
  大家仍然围着你。一个人问:"听说你退出歌坛了?"
  我冒汗,你却笑:"我退出歌坛七年又回来了,你不知道吗?"
  还有一个人居然问:"《九星报喜》里你的长发是不是练气功长出来的?"
  我大汗如雨,你失笑:"怎么可能?练气功是锻炼身体的,长头发?你瞎掰啊。"
  ......诸如此类的无聊问题过后,连我这个观众都不耐烦了,你没有,一直温文地微笑着。
  一个人用语法错乱的英语问你最喜欢的歌是什么--为什么要用英语问呢?--会场里没几人听懂,静.
  你回答:"我就替你翻译了吧,你是问我喜欢哪首歌吧,我比较喜欢《金枝玉叶》里的《追》。"这时候几个人开始起哄:"来一个,
  来一个。"
  你有些不快了.我看你的眼睛,我知道你.
  但是仍然从容地说:"大家可能不知道吧,我们剧组里真是藏龙卧虎,连这位小妹妹都有绝活儿给大家表演......"你介绍扮演你女
  儿的叶凡凡为大家朗诵了一首诗,叶凡凡看来是准备过,但是朗诵得还是不流利.
  看到许多人都笑了,但是你不笑,一直看着她,用充满鼓励的眼神。
  接下来主持人说开了别的话题,你终于得到解放,退到后排。
  你以为没人注意他了,所以肆无忌惮地擦鼻子,揉眼睛。
  真实得象我身边每一个人.
  但是每个人都不是你.
  
  在文华和殡仪馆门口守夜,和很多资深歌迷说起你,再不说什么风光什么荣耀,只说你最琐碎小事.
  说起住在Kadoorie大道(他曾在那里住过)的一个女士,名叫Jacqueline。几年前,她刚和丈夫离婚,Kadoorie道上哭得很伤心
  她在哭的时候,我们的哥哥正好开车经过。他停下了车,上前安慰她。她有些反感他的安慰,叫他走开。他于是回到车里,坐在那
  儿等着,看着她以防出事......足足有半个多小时,直到她稍微平静下来。他重新来到她身边,和她谈了几个小时,试图使她情绪
  平定。Jacqueline说,事实上,他整个晚上都呆在她身边一直到凌晨,一直到确定她不会做任何傻事才离开。他离开时,写下了她
  的电话号码,几天后打电话给她,看她是否真的没事了。故事到此并没有结束......在其后的那些年里,每当他听别人提到
  "Jacqueline"这个名字的时候,他都会打电话给她.
  
  又有一个人说起,哥哥还住在太古城的时候,应该是1984,85年的样子。这位朋友那时只有十一二岁。他很喜欢哥哥的"monica",并
  成了他的小歌迷。男孩的姐姐在电梯里遇到了哥哥(他们住在同一幢楼里),跟他说自己的弟弟是他的歌迷,而且很希望得到他的
  亲笔签名。哥哥告诉了她自己的地址,并且跟她说让她弟弟来找他。男孩好开心,带着Monica的碟去让他签名。哥哥的女佣拦住了
  他,但哥哥却让男孩进了屋。他在碟(一个LP)上特别的一个角落签了名,然后告诉小男孩这样不会影响到碟的音质。......那段
  时候太古城的水管有些问题,所以居民经常不得不到街道上的给水栓处打水。当这个小男孩的母亲一次拎着一桶水回家时,哥哥看
  见了她,上前帮她一直把水拎回他们同住的那幢楼去!
  
  说起早年看到的报道,说阿梅回忆她和哥哥早年的坎坷演义路,当时他们都在歌厅驻唱,有次客人找茬,对阿梅不满意,要开打,一屋子
  人唯是哥哥站出来挡在她前面.
  又说起英达的回忆,说"别姬"剧组里给哥哥化妆的其中一位京剧化妆师深受家庭暴力之害.在剧组收工酒席上,哥哥当着大家的面对那
  位化妆师的丈夫大声说"你再敢欺负她,我找人来收拾你".
  当时在坐的很多是京剧团那丈夫的哥们,但哥哥一个外人居然就敢站出来说.而那位丈夫以后竟真的改好了.
  说到天色一点点亮起来,说到心里灰败得不成样子.
  然后身边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士含着泪叹"哥哥的善良罕有人及."
  善良,纯真.那样洁白温润心灵.
  
  你比得起这世界有的一切绯红乱绿.
  不是没有资格骄傲的.若你不骄傲,还有谁能骄傲?
  Jean-Paul Gaultier,法国时装界最不买别人帐的巨头,被日本艺能界求了两年才做了一件歌衫给广末凉子,偏偏愿意帮你做足13套
  热情的行头,只为了你说一句"我张国荣开演唱会,就要最好的设计来衬."
  报纸说,你去米兰和他见面,才进房间,那无比高傲的大师三步并两步冲过来,拳拳爱慕掩不住,拉着你说
  "LESLIE CHUENG,我是你的影迷,你的程蝶衣是我见过的最迷人的男子."
  度身定做,从天使到魔鬼的意念,全为你起.
  甚至那一季巴黎的发布会上,他依然沿用了那一系列的风格,可是台上顶尖男女模特,最完美的躯体也演绎不出那份神韵了.
  谁让那是你先着过的羽衣?
  JPG跟记者说"天使和魔鬼本来是矛盾的敌对的,而我要LESLIE把他们合而为一,只有他可以做到."
  事实如此.
  去日本开演唱会,在那最昂贵的会馆演出,三千多人的席位,200美金一张的票,疯卖得全城都好象只为他活着.
  开了四场,不够,没能买到票的FANS哭得不行.于是只好再加三场.
  大阪的现场录音CD里,听到日本FANS齐齐陪他唱"月亮代表我的心".那么整齐那么标准的国语,足以令很多广东人汗颜.
  爱果然可以战胜一切.
  你也真不是个凡人,竟然在那个国度的演唱会上照样放"红色恋人"的电影剪辑.
  奇迹是所有日本人都跟着电影上的共产党员靳大喊
  "......他们就是:红军!......"
  这世界上,除了你谁还有这样的魔力?
  再不会有的.
  想起你和阿梅在她去年的演唱会上贴身而舞,凛厉的目光,傲然的眉角
  "怕你什么称王称霸,来臣服我之下,银河艳星单人匹马,胜过漫天烟花。"
  想起梁凤仪一小说,大概是家族那个,忘了。
  开头没几页,就说在一社交场合,突然,小姐太太们群起动之。
  主角奇怪呢。原来是张国荣出动。
  在她眼里,那根本是仙子般人物。
  
  李碧华的绿腰。
  提到她最后赶上了leslie最后的告别演唱会。
  说他最后唱到明星,眼里都是泪,那是十二少啊,那是宁采臣,那是......
  写道"大家都为他精致的一张脸感动."
  写道"此生应该无怨吧,得到过他来演十二少."
  Take a bow,你回身,终是落幕时分。
  记得你在《倩女幽魂》里面的眼神.
  从来没见过谁人有那样纯净的眼神。没有洞穿任何,只是出世。
  连寂寞,也和人不同.
  
  怀念的方式大抵雷同,徒劳的在一张张的碟里去寻那个爱着的男子,
  你的眉眼你的暗嗓。不是没有挑剔过,如今才知道,可以挑剔原来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以为自己还有大把大把的机会,以为细
  水可以长流,可以将这个人慢慢看到老。
  可是,你就这样彻底断了我的后路。
  就像耗尽了一生的情爱。
  多情如我,竟也这样挥空一切的去热盼过、爱过。
  香港那座城市大概是有怨的,为你学的满口粤语,如今悬在舌尖上,吞吐两难,连初衷都不再拥有,伸手拥抱,终成两手空空。
  终成落寞往事。
  你目光宛转。
  我在劫难逃。
  
  那天和男友吃饭,见他竟然换了香烟牌子,便生气的郁闷起来
  他问我你怎么不吃了,我问他你怎么不抽白万了
  他又怎么会知道,我何以只爱上抽白万的男子
  从17年前的那个夏天开始
  回宾馆的路上,他留我一个人在车上,说去买些东西
  就要夜的街,路边看到一些老人,闲坐在花坛边沿上。
  于是去想,当自己老得走不动的时候,不知会和谁再说起你.
  说起你的音乐、你的电影、你的经历、你的为人,说起我怎样遇上一生中最爱,说起和你的种种经过,说起某年某月某黄昏,怎样失
  去了生命的颜色和我的天空.
  而那听者用来听的,不知是心,还是耳朵。
  我以前也曾幻想,几十年,或是更长远的岁月后,在加拿大无边而宁静的草地上,和你偶然地遇见.
  你必然已经是龙钟老人,而我也鬓已斑白.不怕,依然能一眼认得出你.
  我不会再象少年时那样痴傻,会微笑的邀你一同在嵌着落地窗的白色咖啡厅里坐下.
  而善良亲切的你定然是一如往常的答应.
  窗外是一片初春清新的绿色,杯子里是满满浓浓的香醇,然后,看着对面那依然美丽依然优雅的老人,看似淡淡地说一句:
  "LESLIE,我迷恋了你这些年啊."还是不敢对你轻言爱的,但是面上必定会泛起了少女的羞色.
  而你满是皱纹的脸上,一样是那透明纯净的笑容,理所当然而心存感激的说一句:
  "多谢."就好象每次你这样对我说.同时漾起骄傲的神色来.
  最后,相视一笑。
  世间一切,不过为求这一刻.
  梦呓而已,再不能,永不能成真了.
  万物绿了又红,只有你年华如玉从未老去.
  这一段,只爱听90年前的歌,只爱看阿飞前的戏
  一相情愿的,似要为你去留住那段你曾下决心挣脱的百丈红尘.
  那不是文华上空的天,是依稀13年前的一段红尘.
  最爱,89年的FINAL ENCOUNTER.
  33岁的天皇巨星,25岁的天真面容,自此后你再没有成长.
  
  记得你穿紫红色镶满水晶的演出服,明明是告别最华丽的行头,却偏偏被你用来和我们家长里短.
  随便的靠在那里,有说有笑,表情丰富手势利落,叫我看得忍俊不禁.
  说自己是怎么入行,明明是委屈小孩却装大人样子;
  说自己为什么改这个名"LESLIE",自己夸这个名字是"稍微小小SEXY";
  说自己初初唱歌时真的难听,很勇敢的样子;
  说自己离开是全无压力,感谢扶持自己音乐道路的几位好友,言辞恳切;
  说自己会好好的,还会做一个勤力的张国荣;
  说自己想做一些好想做却没机会做的事;
  说让我出去闯闯,就算焦头烂额,也不后悔;
  说一定开一间COFFER SHOP,为我们,说三十几万杯**咖啡也认了,只想我们开心;
  最后,天性使然的撒娇,说我们是不是会好快忘记你,然后把脸埋在震天响的掌声和尖叫声中,笑得满足而清冷.
  眉目如画,面若冠玉.
  那年你明明是有些些的发胖了,却更加显出那份矜贵和娇气,世人眼中,你仍是那最绝色男子.
  最是记得那样的你,我最爱的你,我最爱的时代
  那个时代简单,那个你纯白直到今天.
  记得那个童年落寞孤独的孩子,那个隐忍了太多委屈太多挫折的少年,那个太过敏感太过脆弱倾城倾国的男子,那朵在光明的角落中独自盛放的蔷薇,虽然绝色,却是滴着血的伤口。
  
  薛家燕很是宠你,她曾说:
  "LESLIE很喜欢发嗲,只要有人疼他、爱他,你哄哄他,他就会像孩子般高兴了。"
  每次想到这一句话,就会看见你嘟着嘴唇,如同十二少般的委屈。
  只恨不能更爱你。
  只恨不能在你身边,用我微薄的力量去呵护你。
  这份心意,你在时我还曾希冀总有一天会让你知晓,而现在,我已暖你不到,你也再无机会听到了。
  
  不知怎么想起红馆的热情压轴篇.
  你坐高高的吧凳,深情的唱"路过蜻蜓",妩媚的唱"AMERICAN PIE"
  你穿JPG的贝壳裙,千娇百媚,挽着放诞不羁的长发,偏有那样天真眼神,纯净如雪,不染半点烟火.
  你点钻石的痔,在春花般腮上,裸一双瓷器般的腿和精心装饰的脚.
  你嬉笑怒骂,说些不咸不淡的笑话,轻蔑某家周刊拍你的走光照,冤枉我们全体意淫你又得意洋洋.
  把光着的脚儿晃悠晃悠,全无做作全无害羞的暴露于巨大灯光和世界眼前.
  有一晚,心思竟然全在那双脚上.
  果然是完美主义?不然怎么连脚都能勾魂至此?
  这世界待我不薄
  万幸爱上这样44岁的男子,有容颜如他不老,有灵魂如他澄净.
  连一双脚,都精致干净得过世人浑浊眼光.
  上天一直怜悯,世界和我们都要感恩.
  那晚你还说了:
  "我不敢夸口说以后还会不会在红馆再开演唱会."
  下面我们立刻说"会",你却不理会只是接下去讲你要讲的话。那一刻你是不是真能料到最后这样的结果?
  风过处 人未到
  唯你衣香细生
  此去经年,
  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听得黄耀明唱完了"十号风球"后,顽皮地问台下的人,好不好听啊,好不好听啊......
  听他介绍乐队,听他唱完"下一站天国"后说很多很多次的感谢。
  我脸上必然是有了一些怨毒的神色吧,朋友拍我的肩:
  "别这样,他唱这歌时哥哥还没走,你不须迁怒于他."
  猛醒,歉然的分辨说没有
  但是心里是酸的.实在心酸.
  是的,是羡慕,也是嫉妒,是悲凉,也是感慨。
  身体某处,灵魂某处,流血,断骨,残废
  自己握紧自己的手,体温低得如同常年钻在土地里的动物.
  爱比死更冷。
  掌心的生命线仍旧绵延到手腕,我知道我不会死于绝望。
  只是
  那日过后,我的天空失去你的海岸
  那天在歌连臣角送你,拼尽一生气力和勇气.
  那一刻,至今难以成文.
  只知道自己在香港的每一天,步步惊魂.
  这熟悉而美丽的土地,竟然有一日,叫我踏步上去,分分寸寸,把心踩成了灰,而触目,是处处荒夷。
  心血掏空.
  那天最后大家都很照顾我,谁也不唱了,就看哥哥的演唱会,我几度落泪,大家很用心的开解我,可是心里始终空落落.我知道,没有
  象我一样痛,没有人象我一样为他哭.太多人都在走形式,太多人只关心他们身边的某人比如我.
  这世界上,永远没有"感同身受"这个词的存在.你的痛,你自己承担,全部,自己,承担.
  
  我总是做梦,在天微微亮时睡过去然后做着大同小异的梦,梦里面总是以前的事情,风花雪月,留恋忘返.岁月里梦境中,依然是你美丽,
  我痴狂.
  醒了,只有我自己的左右手,抱着沾满烟味的被子.
  
  害怕,孤独,悲观,绝望.
  想起当年家驹骤死,我伤心之余曾暗自庆幸自己的最爱能平安无事,彼时的你心静如水,在加拿大快乐逍遥
  这一个月我才知道,此生最大憾事,竟然是你的回归.
  如果可以再选择,我会跑去加拿大用我的生命阻止你回来.
  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永远比你幸运,
  你付出,我接收,你给予,我享受,你挣扎,我领悟.
  最后你高飞远走,我看透红尘种种.
  
  可是你不回来,哪里有那惊世骇俗的97演唱会???
  
  《偷情》.
  黑色丝绸睡袍,腰系细带,站在舞台风口上,睡袍如裙裾一圈一圈柔软的散开翻滚,如莲花,临风绽放。
  孤标傲世皆谁隐.
  
  《红》。
  红色高跟鞋,怨怼眼神,媚入骨髓.
  身段妖娆。你走路姿势是和世界不同。
  你的舞步,港媒体说,那是举港无双。即使年岁大,在椅子上跳下跳上,轻盈舞步,小子们半分都不及。
  
  《月亮代表我的心》
  说,把这首歌送给最知我的朋友和家人。隔了一秒,当然也送给在场各位朋友听。
  一袭黑色礼服,当时哥哥很瘦,清俊啊。
  水一样的眸子,自是幽幽。
  所谓的,南方有佳木.
  
  
  想起你在梅兰芳墓前的照片,谦逊地站着,人戏两不分,千古一名伶。
  借胡兰成的一个小故事:
  说胡想找一个妥帖的词形容张爱玲走路坐姿,却找不到,于是请教爱玲,张爱玲说,《**》形容孟玉楼走路,叫"香风细细,淹
  然百媚"。胡又问,"'淹然'怎么讲?"张爱玲解释,"有些人的好处,就在那里,一眼就看到,有些人的好处,像湿布沾了胭脂,一
  下子化开,到处都是。"
  于是看见下了蝶衣妆的你,长衫玉立,素手兰花,方才明了这二字的意思。
  生命中所有美丽却不可挽留的东西,都是传奇,剩下我们,流年转瞬,惊觉红颜已换了白发,竟是未曾发现。
  大部分人沉迷于你绝世美貌,绕梁之音.
  有几个人的眼同样穿透,看得到背后的挣扎与固执?
  大部分人痴醉你剔透玲珑的眼神,慨叹造物神奇,赐予这样的洁白尤物.
  有几个人能明白,46载颠沛,你如何保有这般天真清澈?
  你何曾在天上,你与亿万人同在这悲哀的浮世中,倔强生存;
  同样疼痛,流血,牺牲。经历前的天真只是无知,经历了之后的天真,才震慑得住灵魂。
  骄傲只是姿势,风光不过彼岸.
  你交代给人间的,是怎样的一种风情。
  竟原来是要在苍白无望的生命底色上,用自己的血去自导自演一场诱惑众生的戏。
  要给这样无望的人间,染上一抹胭脂的红晕。这就是理想主义者了吗?
  这就是你了吗?我们用这个词来形容你,理想主义者?这般刺骨的寒冷。
  
  这些年来为你写过的文字,如今再看只觉得字字惊心。原来世人如我早就给你设下了这样的一个圈套,一早就推你入那危险境地,
  要你如履薄冰的在火光中独自起舞。
  多么残忍的欣赏者。
  
  要看你的无望,看你的决绝,看你的妖娆盛放在这样阴暗潮湿的沼泽,娱乐我们的眼和心,欣赏这样的一种美,欣赏你的华丽舞衣,
  却不肯去想想这样的一件舞衣,穿于己身的感觉。
  怎样才算是美?
  对抗和挣扎,或者绝望沉溺,在你身上都成了是美丽。明明正在下陷,我们却要你嘴角上扬。
  只因你是理想主义者,你是完美主义者。于是我们以为你有义务将这样的风情扮演到底。
  残忍如我们,如这般口口声声说爱你的人。
  你果然疾速奔向血红无人之境。
  谁于你相伴?????
  纯真如你,这世界都已容不下,我心情的灰败和绝望或许今生都不能抹去。
  第一次觉得如此绝望,是不是成年的世界都得这样?所有执着认真的人与感情,最终都遭离弃?难道这世上真的不允许纯粹的存在?
  能经历你的永别,方觉人生再无不可失去的东西.
  事关我经已一无所有.
  夜。高楼。闭眼。
  清凉的意味。
  烟花。
  暂借芳华。
  如果有那一天,没有人拽着我的脚步,当我跳下时,空中传来的,会是谁的歌声,耳边的风声,又会划着怎样的旋律?
  而你,是不是就在天际,张开双臂,对着我绽开笑容?就好象多年前初遇,好象多年来未曾变过的温暖笑容.
  那片刻间露水般清凉的飞翔,让人满心向往。
  世界太冷了,谁会伸出一双手,围着你再营造暖流。--林夕
  
  那天,你的三七,LESLIE.
  早上出发,去宁波.
  去那曾经发誓再不去的城市,那发誓再不去的体育场和酒店.
  必须要去,心心念念,要去到那曾被你深深凝视,也深深凝视过你的旧地.
  杭州,越来越不象自己的家园,心空了,看什么,也满眼幻灭.
  去的长途车上,静静听你的歌,窗外风景变换,你仙音渺渺.
  我难得的安睡,就算只是短短个半小时.
  睁开眼,已经置身他乡,这曾经有你,有我的他乡.
  随身带一个小包,你知道有什么吗?
  别笑我,亲爱的哥哥.
  那年我们在这里离别,我曾经去到你的房间.
  雪白的大床上,竟残留你的体温.
  犹记得怎样把自己扔了上去.
  身体发肤,都紧贴上那刚刚拥抱过你的棉布.
  隐隐的香,淡淡烟味,我拥着你的温度和体香,幸福而凄楚到不能言语.
  于是我偷走床头那个烟蒂.偷走浴室门口那拖鞋,偷走浴缸一侧散落的兰色浴袍.宝贝一样带回杭州.
  三年了,常常偷偷拿出来看,每一次,笑得象即将出嫁的新娘.
  你是属于我的,谁敢说,你不曾是属于我的.
  而如今,这耀眼繁华地,再不见了明眸皓齿的一个你.
  明明是旧地,怎么没了故人.
  轻轻抚摩那张你坐过的沙发,依稀还记得你签名时低俯的黑发的头,微抬首,宠物一样易受惊的精致容颜.
  所有回忆涌上心头,痛是那么清晰,呼吸里能嗅到自己鲜血的气息.
  人来人往的开元大堂里,阳光照不到我身上.
  依然能看见哥哥的脸,如同隔世的仙子般纤尘不染。
  这么多年,以为你会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丽传说,以为你永远也会在风中傲然地行走。我们就这样经年累月地远隔千山万水,
  就这样矢志不渝地相互眷恋。
  我如同你一般的天真,多么天真地认定你跟我一脉相承血肉相连,真的以为,这样就是一生一世。
  然而终于还是意外.一切意外.
  
  一觉醒来,世上便没有了穿贝壳裙的你、胡子拉碴的你、踩高跟鞋的你、揸把大枪的你、媚眼如丝的你、整蛊作怪的你、抱着棉被
  哭得眼泪鼻涕的你,披着长发的你,乖巧斯文的你,在台上会忘词会摔跤的你.最爱在片场大吃巧克力口味蛋卷冰淇淋的你......
  多么寂寞。
  多么寂寞,多么寂寞
  你留我独自,在这浮华潮湿的人间.
  
  那曾经追随你的男人和女人、附丽你的胭脂和铅华、记载你的胶片和光盘、折磨你的浮沉和苦乐,都将逐渐淡去,淡得仿佛从未来
  到过.
  惟独记忆里撅着嘴的你,残留下暗香和优雅的气息,在你的眼波流转之际,在你前尘后世的传说里,肆意的抵死缠绵.
  红颜白发,更觉璀璨。
  再一次去到,21楼.
  金色的电梯,曾和唐唐一起坐过.还记得那天,身边的小荣迷冒冒失失冲出一句:
  "唐唐,你要好好照顾LESLIE啊!!"
  他只是笑,腼腆,和煦.
  我血红了脸,结结巴巴看着那修长清秀的男子,直说对不起.
  心里多么高兴,为着这要陪伴你一生的人,有如此风雅.
  楼道里,安静得有些死寂.
  2118.你的房间.
  隔壁数两间,2116,我的房间.
  往事恍惚,恍惚往事.
  曾记得,整整一个下午贴着靠近你的那面墙,听你笑笑闹闹打麻将.
  曾记得,一夜开着房门,只为了看你什么时候叫服务员送那杯睡前必喝的牛奶.
  曾记得,稍稍大声讲话便懊悔,担心会吵到清晨或仍在梦中的你.
  曾记得,无数次守株待兔在那房门前,进出人等都善意微笑,却在听到你脚步声音渐进时如逃命般躲开,原来爱你太过,已无力承受相
  见的喜悦.
  曾记得,庆功宴当晚摆放在那门口的硕大鲜花和巨型公仔.你喝得微醺,红着脸蛋上楼,无比开心的抱住曾陪我睡了很多夜的大公仔,举
  步维艰看不见路也一定要自己抱进房去,躲在角落的我兴奋害羞得好象抱着的是我.
  曾记得,
  
  一个假消息害我苦苦守在大堂里三小时不见你,垂头丧气回房间,偶尔开门竟然迎面撞上你.塄在那里的我只会傻笑,惊天动地连着
  了两声"哥哥"就没了下文.竟然是你主动跑到我面前看看我,低沉而沙哑的声音藏不住笑意:
  "你又不是广东人啊,怎么会讲白话?"
  而木头柱子一样的我竟然回答:
  "不知道,你教我的."奇怪舌头安在.
  用尽一生的勇气抬头凝视你的眼.
  你笑,大笑.
  几乎是透明的蜜色肌肤,泛着可爱的红晕,浓而黑的眉舒展着,直飞入鬓.
  那双乌黑的眼睛,流转沧桑和天真,顽皮骄傲的看着尴尬欲死的我.是那么的温柔而明亮,娇俏不可言状.
  如此,如此,如此的美.
  
  到那天,才清楚的明白.刹那已经是永远.
  等到在奈河桥边一饮而尽后,我还可以喊出你的名字。
  这美丽的眼神,我想忘也忘不了。
  我还有来世,你也有,也许会有机会某世里再相遇;
  也许轮回会改变你我的模样;只要,只要我再见到你那美丽的眼神,我都会认出你--LESLIE.
  你说的,爱是一辈子的事,差一个天一分一秒都不是一辈子。
  而你,是常驻我心里。
  永远是生生世世的事,差一生差一世都不是永远
  慢慢蹲在你房间门口,把自己蜷成小小一个,犹如襁褓中的姿态.
  看着自己的手,无限爱怜的抚过金色的门把手,如同抚过未曾触碰过的你的眉眼.
  怀中紧紧抱着,你抽的烟,你的拖鞋,你的浴袍.已经抱着我的生生世世.
  我为爱你而生.
  我还活着,
  活着,再不是为和你一起醉生梦死。
  只为了成全这个永远.
  某种程度上,我不过是个在音乐电影和文字中找温暖的孩子而已,光与影,声与色,纵然虚幻迷离,至少可以随传随到如情人温柔。
  多得你赐予一切.
  多年前你飘然到来,多年后你毅然远走.
  我的体温,什么时候能再温热如你在时?
  风抚摸窗帘。有水的呻吟,车从上面碾过。
  天花板上蜘蛛的舞蹈,不甚精彩,线穿的生命总是容易脆弱。
  音箱里,还是你吐字如兰.
  枯守暗夜,还是重看那看了N遍的"春光乍泻".
  看到最后,你一个人在小屋里哭得我手脚冰凉。
  还是冷.
  后记:昨天夜里遇见你,看你笑意盈盈的站在面前,以为你还没有走,欢喜得奔走上前抱住你大哭。然而接下来又见自己在殡仪馆
  面前嚎啕大哭。
  连梦都残忍。
  生活着的城市也开始疾病肆虐。在死或偷生之间小小的犹豫,原来是一己对你的贪恋。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耳畔东风 2011-4-15 13:16
哥哥的好,一言难尽;
哥哥的迷,文彩济济;
踏着脚在怀恋,昨天的你......
回复 cristar 2011-4-15 21:10
原来是17遍..看来我的记忆出现了问题..
回复 伽冰 2012-10-26 15:56
寫的真好 音箱里,还是你吐字如兰. 兰香還是蓮香 總是蕩氣迴腸 百轉千回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GMT+8, 2024-4-15 04:29

Discuz! X3.3

Copyright © 2002 - 2024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