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返回首页

Stacy.L的个人空间 http://www.leslie-cheung.com/?9273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A Journey To Hong Kong(五)

已有 1219 次阅读2016-2-11 19:49 |个人分类:杂谈

A Journey To Hong Kong(五)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三日

天气:小雨,大风,冷

行程:海洋公园-深水埗

来香港的第五天,我终于还是哭了。

 

  七点二十五起床吃了个苹果,八点三十分出发去金钟。马路边有人在发报纸,地铁站里面也有,想看的可以拿一份。搭629去海洋公园时9点就到了,看到今天的天气稍微好点才来的,因为想去坐那个跳楼机,假如天气不好很多设施就只能停开,第一天是因为太晚了,后来天气一直糟糕,今天没下雨,可风很大,吹得手冰冰的。门口的喷泉水流也被吹得四散而落,喷洒在等待的游客身上。我心里咯噔一下,看着远处山上的树因风几乎在狂乱地摇摆,这么大的风,不会真的要停开吧。等待开园的过程中大家说得最多的就是好冻,好冻啊,真噶好冻!”

  果然10点进园缆车停开,所有人都只能搭海洋列车上山。人不是很多,我一个劲地往前面冲,想在天气变得更糟前坐回跳楼机,我只要玩一个这个就行了,真的,别的我什么也不求。可弯来绕去,明明都看到的地方我却下到最低处,到越矿飞车那里去了。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啊,真的是我太早了吗?做攻略说这个是海洋公园最刺激的项目(别信),来都来了,玩完这个再走吧,我之前看到有人往这边走,哪知道现在就我一个人,就我一个他们也给我玩,我虽然没有恐高症,其实还是很紧张。往右边看,景色很美,我试着闭上眼睛,放松一点,就让身体随着它忽上忽下,不去对抗,微微有些失重的感觉,睁开眼睛,太美太美了。不过一圈而已,慢慢停下来时突然想再来一次也没什么,可下来时腿有些发麻,其实是我心有些发麻,闷闷地,什么也说不出。

  我必须要找到极速之旅,在天气变得更糟之前。手已经冰凉凉的,冻得有些发僵。绕过一个坡就快到了,我还是找到这里了,隔着十几米的距离远远地比对下,和文华二十四楼的高度差不多,还要低点,不过也没什么关系,我知道现在这个点,这个地方,只会有我一个人去玩。沿着指引穿过长而空荡的排队区域,真的就我一个人,很想哭,拼命忍住。工作人员斜斜地倚靠在柱子上,另一个人在检查,我站了一会儿,没有人发现我,我想说粤语,发现声带有点儿发紧。

“Hi…can I …play this now?”开口还是英文,不由得想苦笑,可挂在嘴角的只是一个淡淡的,很有礼貌的微笑,像是很抱歉打扰到别人的那种笑。他显然没料到这个时候有人,单独的一个人来玩跳楼机,像是被惊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意识到我还在等他答复,忙乱地答我:“Wait…”大概是他也没想好应该说什么语言好,稍带歉意的回过身打电话询问是否一切妥当,现在能不能让游客玩。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坐了上去,像接受审判的囚徒一样,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情绪。只有我一个人,我从没试过这种感觉,不过这样也好,十多年前的傍晚,你也是一个人站在文华的顶层,没有任何预兆地决绝跳下,你说你想看清楚香港,咁我不就来了吗?机械缓慢地爬升至高端,直到顶到停了下来,我知道那就是最高点了,几秒之后就会极速下降,我睁着眼睛,任由双腿晃来晃去,故作镇定,努力地往更远的地方看,好像这样就能看清楚你说的香港。坠下去之前的那些山和水,还有远处划过的轮船定格在脑子里,过于干净的颜色晃得我眼疼。在来回往返中闭着眼睛只听到自己细碎的声音:你话你要睇清楚香港,咁我不就嚟咗。HK,I love you…Gorgor …I love you.”脸上微微有些湿意,是哭了吧,还好不是很过分,赶紧擦干,不想让其他人看到,也许他们会以为是风吹的吧,今天的风这么大。下来之后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之前给自己设下的关于这个跳楼机的预想其实远没有方特的刺激,那个是真的有少少吓到我,321之后猛地往上冲几十米又急速下降,臀部都能离位几秒。这个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也许真的是老旧,所有的设施都显得温和,有些后悔自己闭上那几秒眼睛,何必呢。

  离开之后走在路上眼泪就有些兜不住了,这时候人开始三三两两的多了起来,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太可笑,我想找个洗手间好好哭一场,连这也不能够,我找不到。那就算了,前面是《宝贝计划》里面的过山车,玩完这个就下山,明明刚才还不少人,到我就又是一个人,有点打退堂鼓,直到坐在座位上连大叔都看出我紧张,他问就我一个,难道一个人不给玩吗,我以为要等等,可他随即安慰我不用这么紧张,没事的。确实没事,就是撞的我脸有点疼。

  下来之后那些眼泪都收了回去,下面有个洗手间,进去一看,哇,眼睛都是红的,头发因为刚才的过山车撞的松松散散。才刚锁上门,眼泪啪嗒就掉落下来,没有声音,可怎么也止不住,安静地哭了会才发现衣服上、书包上、手里的地图、就连地砖上都是泪滴。待心情稍微平复后出来洗手,整理下面容,真是不像话,他不中意看你哭的。直到在飞天秋千上有个小孩子玩得两只鞋子都被甩出去掉落在地,才终于有止住哭意的打算。

  要是真的爱玩那种机械游戏,其实最刺激的是动感快车,就是弯弯绕绕特别多,红黄色的那个过山车,这次终于是人员满座了,不过也不知道他们叫个什么劲。还有就是海盗船(过山车和跳楼机倒没什么,我特怕海盗船,应该是小时候留的阴影在作祟,如果有什么我不太想去玩的,我觉得应该是海盗船,还有就是鬼屋是一定拒绝去的。)

  接下来基本上是随便走走玩玩看看了,摩天巨轮,水母馆,南极馆出来看了个街头表演,北极馆,动感快车,吃了个麦当劳汉堡之后下山才发现缆车恢复运行了,在香港老大街逛逛,看了澳洲历奇出来,发神经样的坐缆车上山之后又下来。缆车上山要20分钟,列车三分钟就到了,天气太冷的话坐列车比较好,我纯粹是发神经,宁愿挨冻也要都体验一遍。

  下来之后其实也不早了,玩了个旋转木马,然后是鳄鱼潭,大熊猫之旅,四川珍奇馆(里面有只金丝猴特别活泼),金鱼馆,我能说上午的时候有个中华鲟馆因为太黑,又没什么人我不敢进去,要不是水母馆人稍微多点我也是不打算去的吗。

  最后看了一场万花筒冰上汇演,有半个钟头,可以用精妙绝伦来形容了,光是这个show就值回票价了好吗,很幸运能拍到最后一张和演员的合照。

  在车上睡着了睁眼一看已经到金钟,傍晚华灯初上的香港还是跟两天前见到的一样,不过是离得更近些。点点灯火突然让我觉得很温馨,感觉好像自己一直就在这里一样,意识到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赶紧把念头收回来。

  肚子有点饿了,跑到深水埗吃了碗车仔面和富豪雪糕,挂念着那家影音店的东西,挑了好久居然看到一张Untitled,不过八点,店员姐姐提醒我还有什么要买的,因为他们要收工了,这么早吗?我本来还想拿几张DVD的,看来是没时间了。往熟悉的那层架子上看,心一慌,之前明明在这里的,谁会到这个店子的柜架上专程找一本《春光乍泄》的原声带呢,可是没有,为什么,不可能啊,我急得都要张口问了,瞥眼发现居然在最后一个位置,松了口气。好像是那天拿出来,结账时又没买,只要了本miss you much,大概是店员又放回去了,只是位置不太一样。

  付完帐后不想拿在手上怕弄坏,包里东西太多,拿了一些出来,然后小心地把CD放在夹层里面,店员姐姐看了笑道:咁小心?我愣了会神才明白她指的是什么,突然就有些害羞,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么明显吗?连道谢的话都忘了说,只很傻的笑着,匆匆离去,走的时候心里很满足。也不知为何路过坤记的时候拿了两块白糖糕,有些酸味,上下两层可以分开,都呈现蜂窝状,是很正宗的做法。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手机版|Archiver|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GMT+8, 2017-9-21 20:27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