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返回首页

Stacy.L的个人空间 http://www.leslie-cheung.com/?9273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A Journey To Hong Kong(三)

已有 1343 次阅读2016-2-6 20:26 |个人分类:杂谈|

A Journey To Hong Kong(三)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

天气:阴转小雨

行程:深水埗-朗豪坊-中环-太平山顶-太古城-中环-旺角

  本来今天是打算出海去长洲的,因为只是毛毛雨的样子,但是因为昨天买错票,只能随处逛逛。八点两个字出发去深水埗(本来打算走路去的,晕),一路看见维记,公和豆品厂,合益泰……找到添好运的时候还没开门,肚子又有点饿,折回公和点了碗豆花和两件萝拔糕(正啊,尤其配上那个酱汁,我终于找到能吃的东西了!),可能是太早了,煎酿豆腐没有。深水埗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区,这里就是市井氛围比较浓,最重要的是吃的东西很合我的口味,物价的话便宜少少。四个比我手掌还大一半的杨桃只要十蚊钱,香港这边买东西是按磅算的,我首先不知道一磅有多重,很多东西都没敢买,其实一磅就是400多克,比斤少一点点。水果的话你可以买称重的,但基本上所有的水果店都会有一份份的已经帮你弄好了的卖,梨子苹果什么的四五七八个算一份吧,看大小,一份二十左右还蛮划算的,深水埗这边十五左右。

  没走两步又看到坤记,买了个钵仔糕,另外一个饼店有鸡屎藤,茶粿,黄糖糕什么的,买三个的话便宜点,算五蚊一个。

  在游乐场(其实是运动场,香港这边这么叫)坐了一阵,9点五十去添好运找不到路了,原先八点多的时候过来很多店没开门,街上空空的,现在全把摊子支起来了,我找了好久好久,10点四十才到,等了下位。和广粥城差不多,不知道奥海城那边的总店怎么样,说实话,质素很一般,可来可不来。

  出来时发现一家影音店居然有哥哥的CD什么的,但是很少,要仔细淘,很多碟片折价卖,这里回收旧碟片的,我拿了本MISS YOU MUCH,还想认真看看的,但电影快开场了,只能过两天再来。十一点五十我还在深水埗急匆匆地找地铁站回旺角朗豪坊,好在赶到了。

  我就是花痴晋哥,太帅啦,怎么辣么帅23333。跟个小孩子样的,问那个记者:“现在我够资格了吗?”(๑•́₃ •̀๑)

够,简直是太够了,大把人等着采访你呢。想想张天志这个角色,跟叶问同为一门,武功其实难分高下,叶问真的比他厉害很多吗,不见得,他就能较轻易地获得别人的尊重和认可。张天志呢,为了儿子能过得好一点,白天拉车,晚上去打黑拳,好不容易做回好事,折返回救一些与他根本不相关的孩子,还被当成坏人铐起带回警察局,叶问就能上报纸当英雄,谁会记得他呢?我以为他不会回去的,人都是趋利避害,他不救那些人也无可厚非,你不能因为这个就去指责别人,但他还是回去了,因为儿子,也因为自己的良心。他是冒着风险,付出很大的代价去救他们,不是没犹豫过,这意味着跟马鲸笙完全撕破脸,不仅丢掉一份工作,还可能惹上不少麻烦,后患无穷,可他还是回去了,结果人人只知道叶问,如果不是他在一旁助力,哪里可以全身而退,还被误认为是马鲸笙一伙的。好心酸,最后的比武,牌子被拦腰敲断的一下吓了我一跳,我以为是叶问,原来是他自己,他说:我不是败不知耻的人。哥们,我敬你是条汉子!(怎么有点搞笑的样子2333

  可惜不是晋哥哥自己的声音,为什么要找别人来配音,晋哥哥不是会说粤语吗,说得很好啊,那声音,真的很好听。最好听的是他是说粤语,然后是英文,最后是国语。好,等内地上映了我再去支持一次票房,这次肯定是晋哥哥自己的声音。

  在香港看电影就是爽,大家都很守规矩,没有接打电话,聊天的,偌大的影厅坐了不少人,但跟我一个人独享整个影厅是没什么差别的,最后叶问妻子和叶问告别时的那场戏,静得我都可以感受到里面的风声,在那个静谧温暖的下午,细细的阳光洒在身上,她说她想再听一次他打拳的声音,镜头缓慢地拉远至远景,定格住他们两人,渐渐模糊。光为了这个我都爱死香港了好吗,除了几年前挑了场早场的英文版《生化危机4》,再没有这种体验了,那次还是因为整个影厅只有三四个人,其余的时候都太吵太闹,我基本上很少去电影院。

  搭巴士去码头,又是远远地看了眼半岛酒店,到底还是没能去看看那个只有他才衬得起的天花板,我总以为自己会有时间有时间。七天太短,短到像做了场梦——一觉醒来,原来什么都不剩,连记忆都慢慢模糊,最终消失不见。

  三点四十买票坐缆车上山顶,排队的人好多,我也不急,光是沿路随便一个讲述缆车历史的橱窗,陈列出的那一方角落都够我凝神想个半天的。四点上的缆车,也没排多久。这个票我觉得没必要提前买,直接过去拍八达通就好了,不像昂坪,又没有快速通道给你走。不想排长队尽量早点上山。

  天开始下雨,什么都是雾蒙蒙,看不清。我还是跑到摩天台上面听了点香港的人文知识,特意要了个粤语的,有六种语言可以选。本来朋友想让我帮她挂个爱情锁,可没有诶,我没找到,倒是摩天台有个地方提供小纸片,我写了些祝福的话挂在上面。原来天星小轮的名字来源于丁尼生的诗句,这倒是长见识了。

  六点钟搭巴士下山,在山上没见到夜景,这会子坐在巴士里,在弯弯绕绕的半山腰道上却见识到了,太美,那些画面永远定格在脑内,高耸的建筑被云雾轻轻笼罩,傍晚香港的天色将暗未暗,四周灯火并没有璀璨如烟火,反而是安静地亮着,给人一种温馨静谧的感觉。怎么敢讲有遗憾?那句哥哥说的我想看清楚香港我好似有些明白又不明白,只能尽力去感受,充满感激地接受这个城市慷慨馈赠于我的一切。这是你深爱的地方,你怎么舍得,怎么舍得呢?要有多痛才能干脆的挥手告别,潇洒落幕,在放手的那一刻,你在想些什么呢,LESLIE,你是怎样的爱着这个地方?

  还是打算去太古找一下,不是不信找不到,是我不甘心吧。明明是Great超市内,攻略上居然是Grent,害死人,真是害死人。其实就在我进门的门口,两次都是擦身而过,近在眼前的东西兜来绕去始终寻而不得,好在还是没有错过,所以,曲折点就曲折点吧,VOLRHONA值得。

  我知道会找到的,我就知道,总算让我找到了,店面不大,就是个小小的专柜,品种还是蛮齐的,然后我就傻眼了,买什么好呢?我还没扫完店内的巧克力时,有个声音响起:“Can I help you?”什么,怎么是英文,我一下子脑回路反应不过来,不应该是粤语吗,抬眼一看,店员在玻璃橱柜后探身问我。我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就挤了个“wait”出来(我发誓,肯定不是他太帅的缘故,因为我那时根本没来得及细看,脑子里想的都是要什么样子的巧克力好,为什么不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看看呢,我找这个地方找了这么久这么久),想想再怎么样也不一定想个什么名堂出来,他还在那里等着我的答复,干脆掏出本子,就买三个之前写上去的好了。包里太乱了,我不好意思地让他再等等“Sorry,just wait a few seconds,OK

“Sure.”

为什么不说粤语呢,我还在想这个问题,真是太奇怪了。

总算翻到那一页,我指着上面的字(还好之前写的是英文,要不他看不懂,我也不晓得怎么发音)说:“Hi……”

“Hum?”(妈蛋,你能让我说完吗?)

“Hi,I want these one,”感觉自己好像说错了,又不确定到底要不要三种都买,咬咬牙飞快地补了句:“I want three of them,do you have them all?”

“Let me see,oh,yes!You want chocolate bar of Abinao,Alpaco and Guanaja,right? ”他跟我确认,服务态度真好。

原来Guanaja是这样念的啊,该死,那些拗口的词从他嘴里念出来怎么这么好听。

“Yes.”他打算转身去找巧克力,我想把本子合起来放回去。

“Would you please keep the notebook open,so that I can see clearly.”

“Ohsure.”很快他就拿了三块过来,再次跟我很仔细地确认,连巧克力的含量都一一对认,85%66%70%的,其实我一句都没认真听,最左边有我要的一款是25g,他拿的都是一百克的,三块加起来会是多少钱呢,不管了,我颇有点认命的意味,随他多少钱吧。

“How much?”

“It's 225.”居然是这个价,比我预想的便宜,很开心的付完帐发现他没有要给我的袋子装起来的意思,想了想,香港的禁塑令执行得要比大陆好,再说我这也没多少,总不能让他跟我用礼盒装吧。

“Thank you.”我打算走了。

“Wait,I got something for you.”声音真温柔,他抓了三小块不同口味的巧克力出来,是我买的这个系列的,一块是5g的样子,有一块是Guanaja,其他两个就不知是什么了。“This is for you.”

  应该是送的小样,我笑笑,向他道谢后离开了。

好累,在太古城里面休息了一下,不知道VOLRHONA是什么味道,从添好运出来后就没吃过东西了。我小心地拿出刚才送的三小块巧克力,挑来挑去选了大红色的GUANAJA,深粉色的那块是牛奶巧克力,不感兴趣,蓝色的那个应该也是黑巧,66%,但不是我买的那款。昨天撕开Amedei真是一言难尽,品质摆在那里,差不到哪里去,可也仅此而已。我记得第一次接触到黑巧时是斯波德,不记得是70%还是85%的那款,轻咬一口给我带来了极大的满足感,chocolate在口腔里面随温度慢慢融化,唇舌之间都是可可的苦味芳香,简直是太棒了。可是这个号称全球最昂贵的精瓷并没有带给我任何惊喜,苦味和酸味确实比较平衡,入口即化不至于,网上给它的评价太高,物以稀为贵,每年只生产两万块,每一块都有专属的编号,话说之所以这么贵是因为成本高啊,当初想和VALRHONA合作,学习秘方,人家不让,一气之下跑到委内瑞拉的一个小镇CHUAO以市面三倍的价格收购了那里全部优质稀有可可豆,产量很低,原先VALRHONA有一部分的可可豆也是在那里收购的,现在相当于是人家独家专利了,能不贵吗,成本高啊,人家。后来就创了Amedei这个牌子,自己研究,旗下有一款CHUAO就是以这个小镇命名的。巧克力这东西和红酒、咖啡、奶酪一样,也是讲究原料和产地的,出来的成品有的带花香,有的有果木味,有的酸味重,有的苦味纯(其实我也不懂这些东西,连皮毛都算不上,单纯的对黑巧偏执而已,但好东西不需要别人说也能感到品质的差别吧)在国外,只有可可脂含量30%以上才能称之为巧克力好吗,放眼内地,就连德芙的黑巧都只有29%

  我坐在凳子上,想了半天,拿出来闻了一下,真是让人愉悦,轻轻撕开包装,折断一小块放到口里,哇,很久之前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斯波德后面也不太好吃了)真的是入口即化,很高的品质,各种味道在口里产生奇妙的碰撞,可可的苦味带着特有的香气袭来,本来我很累了,可就是这么只一个拇指指甲盖大小薄薄的一小块巧克力给予我巨大的满足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出来,太开心了,这不是斯波德能拿来比较的。我等VALRHONA等了四年,真的有四年,值!后来那一小块我是分三次才吃掉的,给我的满足感可以延续两个钟头。在剩下的五天,这蓝色和大红色的两个小样陪我度过了最疲惫的时间。

离开金钟去中环的路上才回想起刚才那个帅小伙,so cute!个子不是很高,但呢把声就真的几靓!我都不记得他的样子了,应该是Peeta那类型的,没办法,我就是吃这套,2333,早知道就多看几眼多说几句话了。永远都是找不到重点的感觉(๑•́₃ •̀๑)

一路走过都爹利街,石板街,半山扶梯20分钟全程搭完又走楼梯下来,找到九记时极度好彩,3分钟不到就进去了,点了碗咖喱牛腩伊面,旁边两个人一直在说好正好正,因为之前吃了一块糕点,面条没吃完,其实挺好吃,就是牛肉太多,比面都多让我有点生气,这样好吗?吃了一半的样子实在吃不下了,是胃的问题不是面的问题,汤很浓郁。八点二十出来时又已经排很长的队了。坐上叮叮到皇后像广场搭地铁回旺角。

没有水了,平时超市遍地是,现在要找又找不到,还是去了油麻地的百家,买了点水和一盒鲜奶返宾馆。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手机版|Archiver|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GMT+8, 2019-12-6 22:12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