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返回首页

村姑少奶奶的个人空间 http://www.leslie-cheung.com/?7529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阿飞正传》 :一个风中的浪子

已有 1966 次阅读2016-3-7 18:11

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飞就会飞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其实它什么地方也没去过,那只鸟一开始就已经死了。我曾经说过不到最后一刻我都不会知道最喜欢的女人是谁,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呢?天开始亮了,今天的天气看上去不错,不知道今天的日落会是怎么样的呢?——《阿飞正传》

     每一个生命都应该值得别人去珍惜,尊重。但是除了那些不被写在计划里面的生命,比如电影中的旭仔,现实里的弃婴。有时真的觉得生命很脆弱,时常掌握在强者或在自己的亲生父母手中,一个想法一个决定就可以决定生与死,悲与伤。不喜欢看到不被祝福而出生的孩子,更不愿当一个被人用谎言与爱所培养的人。
     也许这别人来说是一种矫情的呻吟,但谁也不懂,什么叫绝望跟无助。曾经天真认为世界上最亲的人就是那个一直身边陪伴的女人,也可以叫做母亲。很幸福,真的很幸福。有这样一个温暖的依靠,而且是真真确确地属于自己,不是别的人。直到有一天,“母亲”用她的爱去捅破谎言的隔膜,将真相残忍撕裂,并且无情地摊开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的世界开始崩溃,末日也接踵而来。
      他的耳边,总是回想那女人的谎言。一切都是虚假,一切都是空白,没有实际用意。而他由头到尾作为这个生命的执行者,也只不过在自欺欺人罢了。
       于是从那天起,他不再相信任何人,也拒绝任何人以爱的名义进驻他的心里。也许是因为害怕受伤,或过度敏感的原因,他不相信爱情,却时常放荡不羁地去挑逗女人。
       苏丽珍,一个在小卖部上班,衣着朴素的女人。
       露露,一个在夜总会上班,衣着光鲜的女人。
       两个女人都爱着他,但是他却无法去摆脱自己的故事而去接受她们其中之一。他辜负了她们的爱,也伤害了她们的心。就连最后独自去菲律宾的时候,他也没有告诉过那些爱他的女人。选择一个人独自地出走,没有带过多的行李,也没有带上任何人。走得那么坚决,小声。临走前,还把车子钥匙给了他唯一的朋友。
       他不能留下承诺或答案,因为这段路本身他自己已经走了很久很久,至于前方是最后的终点还是一个小小的站点,他也不清楚。也许会回来,也许不会回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一次菲律宾之旅他非去不可。虽然不喜欢张国荣在剧中郁郁不欢的样子,但却对他在剧中坐在茶室的凳子上,眼神空洞颓废地仰望天花板的模样很是深刻。同样也感到有些伤感。
    
      电影出现了张国荣哥哥述说无脚鸟故事:“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虽然说的是无脚鸟,但实际上也充分心理暗示了此时此刻旭仔对现实生活和未来一种迷惘,边缘化,游离孤独的状态,以及表现出旭仔内心实际上早已是一片空白,死气沉沉的了。别人常常说一个风筝飞的再高,再远,都会有一根细细的线牵着它。直到它飞累了,受伤了,牵着线的人用力一拉扯,那它便可以无所畏惧地回到主人的怀里,感受那暖暖的怀抱。但是假如一个人由出生到死亡,都不曾有过这样的线,那他的一生只能随风而动,四处游离,到最后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死去。
      生于世的人,都希望别人不忘记自己,尽管死亡已经带走了他的生命与肉体,但是那些熟悉的痕迹,声音,片段,文字故事,永远不会消失。可是,对于旭仔来说,他不希望有人会记得这世上有过他这个人。所以他把记得的都带走,留下了不告而别跟沉默。最终被人枪杀死在开往美国的火车上,旁边是一个曾经敲过他房门的警察。他们都互相不认识,保留着彼此的距离跟各自的人生。记得跟不记得有什么重要的么?人生应该想想去做些什么或者出去走走。因为人生很短,当你想到的时候也许应该生命就是尽头了。
       旭仔知道自己亲生母亲是谁之前,他在养母的家里一张白色条纹沙发套的沙发上一边闭眼休息一边听着那女人说她即将要跟一个老男人去美国过新生活。让他喜欢的话就跟她们一起去,不喜欢的话也不勉强。
       旭仔不同意,他无法放开她,让她摆脱自己远走高飞。他要将他跟她的人生,生死捆绑在一起。也许是一种报复的手段,但是对他来说,死亡,快乐,不开心都是放纵的借口。他只想知道他亲生母亲是谁?他只想要寻回自己的根。好让他知道在这个世上他也是有父母的人。过度的掩饰跟借口,让他心生更多烦躁与戾气。
最后那女人被他打败。她面对他的时候,表情除了厌恶,悔恨之外,更多的是伤心和失望。对旭仔不成器的失望以及告诉旭仔真相的懊悔。我想,假如可以重来的话,她一定不会选择当他的面前去告诉他这个真相,也许可以将真相掩埋的话,她也许将它带到棺材里去。先前的她太害怕旭仔会离开她,抛弃她,让她孤零零地生活在一间大房子里到老死。但是如今的她面对旭仔各种态度行为,她真的累了。她要放开他这个依靠,这颗让她又恨又爱的牙齿。
      那女人对他说:“你以前做人,总是用这个借口。”
      旭仔不在乎地望着别处,而她却目不直视地盯着他的脸,眼睛,看他的反应。见他依然是一副不在乎,左耳进右耳出的态度。
      于是她接着说:”你以后都不能再用这个借口了。你想飞呀?好吧,你飞啦。你要飞就飞的远点,永远不要让我知道,你自己在骗你自己。“
      最后她将他亲生母亲所有的来往书信交给他,他独自坐在一旁,一封封地拆开仔细阅读。期间,他既没有因为得到亲生母亲消息的喜悦,也没有因为他即将要飞走而感到自由。反而是一脸沉默抑郁,和原本空洞的眼神变得更加空洞。他推开大门,毅然地走出了他居住许久的家。这次离开,将意味着他永远不会回来。断的一干二净,绝的无情无义。也许这就是人性,冷冷淡淡,郁郁欢欢,匆匆忙忙。
       1961年4月12号,在菲律宾,一座偌大的大宅里。
       他终于来自己亲生母亲的家里,但是她不肯见他,那些工人说她早就不在这里住了。后来他走了。走的时候,楼上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在注视着他,希望他能够转过头,让她能见到他一面。但是没有,他走得那么绝情,干脆,一次都没有转过头。
       旭仔走回去的小路上,从一开始的慢慢走,到最后的加速离开。他说:当我离开这间房子的时候,我知道我身后有一双眼看着我。然而我一定不会转过头的。我只不过是想看看她,看看她是个什么样子。既然她不给机会我,我也不会给这个机会她。”
       原来真相就是这样,好像跟他之前想象的一样的结果。但无论如何总是要去一次,不然的话,自己也不会死心罢了。这时的他比在香港的他更加绝望,冷漠。他知道他的生命应该早就这样在这段旅途中死去了,什么都是梦,什么都是虚假的。包括他的出生,以及到现在游走在异国他乡的旅途。只怪人生太过于短暂,还没有来的及回味,却早已被风沙吹干,留下一地七零八碎,不起眼的尘土。
      只愿在梦里,做一只无忧的鸟,在蔚蓝的天空里自由翱翔,和着动人的心弦一起旋转跳跃;
      只愿在梦里,做一场关于爱情的甜梦,与相爱的人牵手,站在慈祥善良的父母旁边,面对镜头微微一笑;
      只愿在梦里,继续沉醉于美酒之中,借着香烟的糜烂,醉人的音乐,醉生梦死。
       

离别,将是一种罪过
我们彼此都在犯罪
清晨的鸣笛声
夜晚的奏乐声
以及凌晨的脚步声

均在时间里消费
一点点
带走寂寞,空虚,快乐

某一天,一旦清醒了
便深陷于追逐的旅途中
忘了爱人
忘了自由
忘了时间

携着影子,与内心深处的呻吟
来到一处
陌生而熟悉的城市
穿越灌木丛林
大街小巷

来到生的源头
原本以为,可以如愿
却不知道
死亡已经领先一步

我愿做一只鸟
在蔚蓝的天空中,飞翔
随着风的脚步,寻觅自由
我愿化为一阵风
在深绿色的灌木丛林里,穿越
随着佣人的茶几,找到暗中的亲人
我愿我是一个平常人
在铺满白色砖瓦的房子里,与友人举杯
寂寞的威士忌,难耐的香烟
是我一辈子不想醒来的场景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手机版|Archiver|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GMT+8, 2017-7-25 18:38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