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返回首页

子小木由的个人空间 http://www.leslie-cheung.com/?10623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宠 爱

已有 170 次阅读2017-12-8 15:16 |个人分类:闲笔


热情的录像中,沉暗的舞台只有一束光,那束光照在他身上,照亮他不粉墨的脸庞,他把长发散开,用高亢的声音,对世界说,什么是光明和磊落。


   
我。

 

张狂的人,会借这一句“颜色不一样的烟火”,肆意的放飞自己。我现在知道,最惊艳的不是这一句。
  
“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才是不动声色的刚强。

 

九月去钟情之前有朋友说,你又去成都,又不带我,我说我去成都不是为了玩儿不是为了吃,我是去钟情咖啡馆,单纯为哥哥,然后她说,我也去看看啊。
   
可是我知道,虽然她很好人,也不浮躁肤浅,但她是没有潜力成为荣迷的。绝大部分人被哥哥的美貌和才华征服,但我很知道,并不是谁都能被收做迷。

所谓,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

有几个要好的朋友,对我的痴迷感到“理解”,毕竟“他长得好”,那一刻,我感到了深深的陌生,有一种在电影中,镜头迅速的把我与对方拉开的画面感出现。

难怪我会在听有谁共鸣的时候泣不成声。

 

我仿佛是在兀自徘徊里等待了两个轮回,积攒了很多慨叹,只为解开他天使般美丽的笑颜背后,透明的、渴望被宠爱的心。

哥哥是贵气的,是胸襟开阔的,他不是一座高山,而是坦荡的原野,并无曲曲折折的弯弯绕,他正直而一览无余,却又始终能给人探险一般的新奇和惊喜。我曾经在无边的东北平原感受初春乍暖还寒的风,望着松花江已经开始解冻的水面,想到日后的春意盎盎然、繁花似锦,我唯一能想到的一张脸,就是张国荣。

 

独自一人,在异乡,向着那渴望已久的目标不懈的奔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抵达,也不确定,能不能抵达。这样的路途上,每一个阶段对哥哥的理解都很是不同,有时候你想从中捋出自己对自己生活的感慨,但有时候,你会想要越过生死,跟他对话,想问他,这如戏的人生,怎样才算由头来过。

我很想自己的理想,同也许永不悔改的宁折不弯一样,也同那对真善美执着顽强的坚守一样,从一而终。

只有哥哥,能把歌唱到你白天看不到的自我中,把舞跳到你不敢正视的欲望里,阴柔也好、颓废也罢,任性、忧郁、敏感、倔强、诱惑、迷离、天真、彷徨、不羁……每一面都是他,拨开这一层又一层其实每个人都多少存在的特质,浮世的变幻莫测里,他始终如赤子,是简单明朗而又无限温暖的哥哥。他是光。

 

曾经深夜在睡梦中幻听到梦到内河,越来越清晰,直到终于醒来,然后打开手机听完,然后继续睡。那之前,我其实只完整听过一次这首歌。哥哥的歌,在迷之前与迷之后听,是完全不一样的。迷之前,是用耳朵听,迷之后,是用心听。

我理解旭仔打人后凛冽的眼神对着镜子梳头;我理解欧阳锋极度害怕被人拒绝所以习惯性的以狠毒示人;我理解蝶衣烧掉母亲唯一留下的衣服毕生对爱与艺术倔强坚持到自满;我理解何宝荣若无其事的忽略过最爱的人然后又在对方模糊到快要看不见的地方深深的回望。

我理解哥哥舞台上的飘渺迷离与舞台下的安定从容。

事实上,哥哥本人有多踏实,哥哥塑造的人物就有多梦幻。

我好不敢言说自己在阅读哥哥的时候有前所未有的亲身体验感和身临其境的理解感,因为可能很多很多人都有同样的感触,没有什么可惊喜的。我会感到难过和想哭是因为在看他的时候,我知道,那个情景下,我也会那样做。

 

飘的意义,就在于它使人渐渐不再对非我的东西有期待、有妄想。但我原谅自己的精神洁癖。原谅自我满足的固执。我原谅这样自我撕扯的自己。长大的路上,我丢光了我挚爱的几乎所有。任凭谁再可怜我,都已无法使我再拥有当初那样的感动。

哥哥,是我在路上最后拾得的珍贵的情义。我不会再放弃。

这把声音每夜都在我面对自己内心的时候唱出差点就要放弃的真我。让我自己去看透,飘荡的人也可以有根,无论生活到了哪一步田地,一定要做自己。

读懂他。更读懂自己。

越宠爱他。越知道如何爱自己。越知道要怎么修行。

 

I am what I am,and Im a very special creation.

 

我拒绝浮华,拒绝苟且。

倘若不能有深度的活着,我真的很瞧不起自己。

真性情,朋友十年前这样说我。我自知自己现在也一样,所以没有过的非常华丽,一直以来我好像都没有变化。

灵魂的救赎者。

真有一丝这样的意味。即便踏在边缘,也仍旧坦坦荡荡。

哥哥是非常爱惜羽毛的,他一丝不苟的做人做事态度就证明了很多东西他是在乎的。拉阔那首I honestly love you他唱了几句转头说“我唱错了歌词我觉得好不完美”,他要求重新来过,我看到他的表情稍稍有丝傲慢和自负,但我可以理解这样的高要求和洁癖。到唱路过蜻蜓的时候他又一直在摇头,虽说完全说得过去,没那么狼狈,但是他却很不满意,不时的向后看,耳返也出问题还是哪里,都不对。最后他还是把这首歌又唱了一遍。因为他自己不满意,他需要悦己。

一代宗师里有这样一句话:习武有三层,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哥哥的成就,毫无疑问是见众生的。真正的艺术家根本不是教出来的,而是天生的禀赋加后天对生命的独到领悟再靠一些机缘巧合的灵感组成,是为了美,是发自内心。
  
哥哥有一双你不敢与之对视的眼睛,别说对视,即便是瞥到一眼哪怕一瞬,也会在心底泛起一大片难以自控的波澜,心惊肉跳一样,因为他那双眼睛,可以霎时间洞穿你所有的欲望,你想逃离他的追逼,但又会鬼使神差欲拒还迎的渴望他的索取。

当然,这极具杀伤力的眼神,更多的是何宝荣。没在戏里时,哥哥的眼神就是普通人那样,单纯美好,平静优雅,温润高贵,你会觉得他很接地气,偶尔显现出并不嚣张的谦虚的自信,或者稍显孩子气的自恋,特别真诚的表达着自己对歌唱与演艺事业的每一个细微的想法,每一处用心的体验。

 

十几岁喜欢某位演员时,也会亦步亦趋,非常活跃,唯恐跟不上偶像的步伐,只不过我现在知道了细水长流的才更加矜贵。
   
真的有大音希声和大爱无言,只要你曾真的触摸到那一层。

有种尊重和守护叫沉默,有种牵挂和关心叫保持距离。

所以有关哥哥的他,心中都明了,我再不讲。

斯人若彩虹。

刻骨铭心感天动地的情义是有的,在懂得哥哥之前我已这样肯定,当它出现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世俗一切肤浅的恋爱都不值得谈。

 

霸王别姬是我活了二十多年看过遍数最多的一部电影,可直到今天,我仍然不能肯定自己读懂了程蝶衣。有些东西我可以理解和感受,因为自己也是那样的刚烈和倔强,所有的人都在背叛,一个人在荒野中向着从一而终踽踽独行,为情,为爱,为义,那才是活着的根本。
   
但我不能真正懂得。因为我不够胆遵从内心这样的想法去活。

哥哥,我知道你要的是梦死醉生,你要的是绝对的忠贞。其实我也都有决绝的试过,无奈世间茫茫,得一人心却得不到一心人。

哥哥唱了二十年,也演了半辈子,我从来没有在看他的电影时哭过,更连想哭的感觉都没有,但听他的歌,看他的演唱会录像,我都经常会忽然落泪,我觉得再也找不到他那样纯粹的人了。

我总是想要划清界限,对,划清界限,文革里就是这个词。我想划清楚台上与台下的界限,我想划清楚人与戏的界限,我想划清楚程蝶衣与张国荣的界限,因为我不想被自己的妄想捉弄,因为我不想被虚幻梦境戏谑。
   
可今次,我忽然觉得,我喜欢的,说不定就是这种没有界限,就是这种模棱两可,这种梦死醉生。
   
哥哥,迷你的一切,本身就是一场梦死醉生。

我拒绝承认你的艺术与你本人有高度的相似;我拒绝承认你在题材的选择上尽是你自己内心追求的写照;我拒绝承认那些角色是因为你带入了自身的特质才更加动人。

我不希望你是程蝶衣,最好连像也不要像。

 

   有一种开心,叫“想到他之所想”,有一种满足,叫“越过时间的洪流,灵魂在探索前进中与他相遇”。

如果你拎的清是非、看的穿人性、读的懂欲望、心内有定海神针,对人对事有所敬畏,那你应该明白,花花世界,他有多干净。

读懂张国荣,就读懂了人心、人性、人欲、人情,然后你有勇气直视黑暗,义无反顾的走向光明。 

人在困境中待的久了,慢慢就会变成跟自己的决斗,变成我要冲破自身,变成我要跟自己分个胜负、拼个你死我活。

我开始学会享受磨难,我唯有去享受磨难,我那希望自己的生命可以越来越能思考到深度与广度的愿望,才有实现的可能。

 

娇靓型寸。

无论台上怎么骚,台下的哥哥始终都是低调典雅的,他好似在悬崖上走钢丝,走的大方,走的优雅,走的稳当。

生活里,这位大嘴巴也时常什么都说,开起玩笑来尺度大的很,可是你知道他比任何自称专情的人都要忠诚,他比任何卖人设总在洗白自己的人都要清爽。
   
他可以唤醒你心里的小野兽,然后给予恰当的安抚,然后你就知道,该怎样认识和对待自己,该怎样认识和对待他人。
    
所以,荣迷咸湿是高端不猥琐的咸湿,咸湿的正大光明;荣迷深情是板上钉钉的深情,深情的无怨无悔。

 

不是他终于等到我,是我终于找到他。

我的眼睛、我的耳朵、我的倾心,终究是阅尽繁华与风光后,在哥哥的歌声与光影中,安稳的停靠下来。我由衷的感觉到这是一种稳定的价值取向。

不断的失去和寻觅中,越来越看清自己想要的东西,和真我。

哥哥,竟原来全是你。

原来这么多成长,是为了与你相遇,是为了与你相遇时,能轻松的讲出心底真意,整理好零散的过往,也勇敢执着的前行。

冥冥之中有注定。

迷上你,也许是对过去的终于过去,对未来的终于到来。

 

宠爱。

哥哥渴望得到宠爱的方式,是全心全意的奉献。

这是强者、仁者才有的人生态度:

我希望得到人们的肯定和赞美,我就拿出一颗心来做事、对人,我希望别人爱我,是因为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热忱的爱,纵然这个世界那么残酷,但我想要真心实意的去做些贡献,给世界一点光,让它知道真善美的永恒,我想要把自己无限的热情诉说给每一个人,我渴望人们都能感受到这种温暖、这种生命的力量与不朽。

起初我也认识到,若是真的为哥哥钟情,必须要努力经营好自己的人生,像他那样积极的向上游,不过这样的说法还是有些空,我想了想,是因为没有目标。可为名利、为地位都好像不是出自本心,因为追求那些的路上,我并不开心,并不自在,后来自己也阴差阳错的经历了一些事,反思后,我开始明白,好风光似幻似虚,谁明人生乐趣,我会说,为情为爱仍然是对。

我想要认真的做事,我想要用心的对人,以诚,以真,以善,这既是经营好自己人生的根本,也是目标。

从前觉得这话假大空,现在才顿觉原来自己要的就是这个,能让自己得到幸福,能让自己觉得有价值、没白活的,就是这个了。

哥哥,我知道,你需要很多很多的宠爱,我也都很希望可以有人对我宠爱。从前,我总是一副孤傲的样子不肯祈求关心,因为我宁愿不要,也好过低声下气。现在,我还是改不了这样的性情,只是我终于肯学习一些智慧和技巧,因为我不想自己给人感觉高冷,我希望自己是能给人带去能量的,我也希望自己是受人尊重的,因为我都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爱。

但,怎么做到给人温暖的同时保持自己的尊贵气质,真的是一生的课题。

 

哥哥对自己追求的艺术,对一直支持他喜欢他的荣迷,对香港,甚至对中国,以及荣迷对他,还有朋友亲人对他,所有围绕哥哥的人与事,用“宠爱”这个词,再合适不过了,说起来轻松欢喜,细想想,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

情义千秋。

 

    你离开了,却散落四周。

成为荣迷,就是慢慢活成他的样子。不是一定要有那样的成就,而是满怀热情、永远善良、从来真挚、一追再追。

也积极进取,在各自的人生道路上,遇到坎坷,勇敢的面对,肯认衰、但不认输。哥哥是精益求精的,总是追求更好。我对自己讲,无论怎样,人生都要向上,是风雨是彩虹,坦诚相对,如果你自甘堕落,请不要舔着脸说你是荣迷。

 

他是光,他照耀过,并且还在照耀着。

如果从前他散发出的光,是春日的太阳那般美好,那么请你相信,每个独对灵魂的夜晚,天空有一颗名叫Leslie的星,安静的发着光,陪着你的哭,陪着你的笑,看着你的傻,看着你的痴,每一分每一秒,与你共同渡过。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不移,我的爱不变,月亮代表我的心。

 

Uncle Leslie,亲爱的哥哥,尊敬的张国荣先生,您留在世上的东西,彻底的拯救了我,能读懂您的深情,我荣幸至极,下面的人生,我都会全力以赴的活,为能若有来世再做您的迷,此生我必恭恭敬敬,为您钟情。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手机版|Archiver|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GMT+8, 2018-1-20 00:50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