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新春快乐!
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手机客户端
继续怀念、继续爱、继续张国荣。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张国荣

关注我们:

1、打开您的手机上的微信应用

2、选择右上角魔术棒,扫一扫

3、或菜单朋友们那里,扫一扫

4、微信号:lcas19560912

5、公众号: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6、微信QQ号:100056912

电影笔记:照花前后镜——张国荣的「水仙子」形态

2006-9-11 00:42| 发布者: 荣雪烟| 查看: 15898| 评论: 8


  水仙子拥有超乎常人的聪明和智慧,过早地比旁人洞悉世情险要与人性弱点,因此常常是遗世独立、离群索居的孤僻者,原因是他早被父母遗弃,自小缺乏爱与被爱的经验,于是只能以爱恋自己作为补偿,以「自恋」救赎沮丧的自我;此外,水仙子害怕被拒绝和伤害,所以往往在接受别人的给予之前已自我保护地拒人于千里之外了。这种内向性的隐退、孤僻和撤回(withdrawal),是张国荣演出《东邪西毒》和《夜半歌声》中人物的类型,自私自利的西毒欧阳峰与桀傲不群的歌王宋丹平,都在保护自己脆弱的自尊下伤害了别人,前者自我流放,后者自我隐藏,他们的眼中容不下世界任何一粒沙子,追求超越世俗的完美,到头来却困于自己的心魔,愈是聪敏的人愈是作茧自缚。

  自我放逐的私利者:《东邪西毒》

  像王家卫其它的电影风格,《东邪西毒》并非传统的武侠片,而是一个关于爱情流逝、自我感情无法表达的故事,片中张国荣饰演的西毒,比《阿飞正传》的旭仔更惹人憎厌,他为了逃避爱情的承诺与责任,被拒绝后又自觉受了不能复元的伤害,便自我流放于黄沙万里的荒漠,从事杀人的买卖,别人的生死对他来说,只是利益的交易。例如电影的开首是西毒向沙漠的村民兜售杀人的勾当,那场景的设置其实是张国荣一人独对镜头说话,张国荣演来从容自在,眼神充满轻蔑的挑逗,而这番自白,在电影的叙事脉络里也包含了多层意思,一方面看出了主角的性情,西毒维生的伎俩不过是建筑于满足个人的私欲和夺取他人的生命上,这不是正义的英雄所为,而是狠毒的私利者;另一方面,无论是语调还是造型,这番自白也充分显示了人物和导演的中年心态,人到中年,已有一些经历,但那些经历不一定是美好圆满的,当中不能避免含恨,西毒在从事个人生计之余也在扑灭自己的怨恨,当杀人变成营生,也变得麻木,受创的尊严自然不再痛楚,这其实是一种自我治疗的方法。

  由于西毒武功强、手段高,便一直处于强者的位置,但外在的强悍也不过是用以掩饰内里的虚怯与懦弱,他能杀人如麻,却始终无法亲对所爱的人表白爱意,由是性格分裂成无数碎片。他自私、冷漠、功利、残酷,而且不近人情,充满妒恨,但另一方面却自欺、卑微、退避,甚至悲观、宿命。整部《东邪西毒》其实全是欧阳峰一人的独白,用以回环结构各个人物之间的关系,张国荣的声演充满层次,让西毒重重覆盖的矛盾性情通过呢喃往复的节奏层层剥褪,而这种自言自语的方式,不但是王家卫电影人物惯常的存在形态,也是水仙子人物特有的生活模样——说话没有对象,表示他对别人与世界皆无寄托的兴趣,拒绝了联系,或世界与别人早已遗弃了他,他的存在只靠自己一人衡量;不断的自己跟自己说话,表示自我的双重分裂,眼中倒影只有自己的回声,毋须别人认同也可自给自足。在西毒的故事里,水仙子不以「死亡」终结,却以无休止的飘浮、不落地生根的游徙作为自我的惩罚及对他人的报复。

  自我匿藏的创伤者:《夜半歌声》

  如果说欧阳峰的水仙子命运是自我放逐,那么《夜半歌声》的宋丹平便是自我埋葬的隐藏。毁容前的宋丹平天生俊美,仪态优雅,拥有建筑、编剧及音乐的旷世才华,大胆前卫的艺术思想,他一手建起宏伟华丽的歌剧院,并在二十年代仍然保旧的社会里上演反叛家庭、追求自由的西洋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引起群众的哄动和膜拜,也惹来军阀、地主的妒恨,但他仍意气风发,傲视同群,热炽的追求自由的爱情与崇高的艺术领域。可是,一场阴谋的大火与袭击,他被毁容了,剧院烧成颓垣败瓦,一夕之间他失去了美貌、舞台和荣耀,只变成一个脸容残破的异形,以假称死亡的方法苟存活命于阴暗的阁楼上。《夜半歌声》主要是关于被毁容的故事,当穷凶极恶的丑陋脸容被配在天生异禀的艺术天才上,到底会是怎样的人性组合?

  歌王毁容,其实是水仙子故事的变形,水仙子之所以自我恋上和惹人怜爱,完全在于那张迷人的脸孔,对于喜欢临水自照的他而言,毁去容貌是致命的打击,容貌一旦毁损,他又如何可以继续爱恋自己,或让他人恋上?如果不选择死亡,便只能自我消隐不让镜子和别人窥见。在《夜半歌声》里,宋丹平无法接受失去容貌后的自己,便以假死的消息,一直拒绝与爱人杜云嫣(吴倩莲饰)相见,即使在杜云嫣变得疯傻无所依靠的日子,他仍狠心的把自己匿藏起来,只是后来遇上年轻俊秀的歌剧演员韦青(王磊饰)时,才致力训练韦的歌艺,让他代替自己前往安慰患失心疯的爱人,难怪韦青在揭破他的伪善后骂他自私,甚么人都不爱,最爱的只有自己。是的,水仙子最爱的只有自己,尤其是那张本来完美无瑕的脸,容貌的存毁完全关乎自我存在的形态,宋丹平的自我匿藏,是为了逃避真相和害怕人群;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白头尚且不忍,更何况是扭曲变形的异状。

  尽管于仁泰导演的《夜半歌声》没有深入掌握「毁容」的心理层次,但电影里的角色透过演员自觉的发挥,仍带出许多意想不到的深层意义,例如宋丹平与韦青的关系,既有「代父」成分,也包含水仙子原型里的「重像」形态,宋要训练韦的歌艺使他独当一面,代替自己活于台前及安抚爱人,韦可说是毁容后的宋的再生重像,他恍如一面魔镜,照见了宋昔日的姣好容貌。然而,另一方面,宋对韦的操控,及韦对宋的照现,又彷佛带有对镜自照的同性相恋,说到底,水仙子原有的故事早已包含这个同性自爱的因子,恋上水中自己的倒影,便是一趟同性恋的过程;或许说得确切一点,爱情本身就是为了追求一个可以跟自己互相映照的人,所谓「他人」最终也不过是「自我」的重像再现而已。从这个角度看,韦青之于宋丹平,不但是昔日风华的重生,也是毁容后自我失落的补偿。再者,水仙子不会为他人而只会为自己而活,即使欧阳峰曾爱上自己的嫂子,宋丹平爱?杜云嫣,但当这份感情藏有伤害的时候(无论伤害的是脸容还是自尊),他们都会全身而退,退回眷恋自我的天地,舔舐受创的伤痕。

  (全文完)

  作者为文化评论人,着有《世纪末城巿:香港的流行文化》、《盛世边缘:香港电影的性别、特技与九七政治》、《女声喧哗:媒介与文化阅读》。
12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文渊 2016-1-4 17:54
啼妃: 我非常认同洛枫老师对于张国荣先生水仙子特质人物的分析和评价,他就是那种天生就可以靠独自风华吸引关注,却最终被摧毁的对象。
一种被摧毁时散放出来的美···谢谢洛枫老师让我更深的理解哥哥的电影艺术
引用 wwx 2014-1-17 01:15
“当穷凶极恶的丑陋脸容被配在天生异禀的艺术天才上,到底会是怎样的人性组合?”这不得不使我联想到——当不可救药的抑郁症降临在追求完美又热爱生命的哥哥身上,到底会是怎样的一个痛苦煎熬的过程?当然结局我们已经知道,虽然不愿意相信这个结局,虽然理性告诉我这篇文章只是在对哥哥的电影演绎做评论,但现实......与电影是多么相似!哥哥的人生如此地戏剧化,没办法不成为传奇。
引用 Lecy 2013-8-13 18:44
怀念哥哥
引用 地上娃娃 2013-6-3 00:03
没看完。电影里的人物就是哥哥吗,我认为那只是哥哥造诣的角色。不要总把悲情和哥哥联系在一起,我想只有真正与他接触的人才算了解他吧。所谓的评论人就有资格分析他人吗?
引用 梦里一片痴 2013-5-19 22:45
很悲痛,为哥哥的人生不能完满而难过,想念哥哥。
引用 xiuge 2013-4-9 17:16
你是唯一。。
引用 夜阑静有谁共鸣 2013-4-8 16:51
写的很好,再次怀念哥哥。
引用 啼妃 2012-11-8 09:50
我非常认同洛枫老师对于张国荣先生水仙子特质人物的分析和评价,他就是那种天生就可以靠独自风华吸引关注,却最终被摧毁的对象。

查看全部评论(8)

手机版|Archiver|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GMT+8, 2019-8-23 01:49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