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新春快乐!
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手机客户端
重温张国荣 | 图书《随风不逝·张国荣》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张国荣

关注我们:

1、打开您的手机上的微信应用

2、选择右上角魔术棒,扫一扫

3、或菜单朋友们那里,扫一扫

4、微信号:lcas19560912

5、公众号: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6、微信QQ号:100056912

“想象张国荣——追忆张国荣的艺术生命”研讨会

2008-9-5 00:12| 发布者: 荣雪烟| 查看: 19600| 评论: 8|原作者: 哥哥香港网站|来自: 哥哥香港网站

摘要:   张国荣对一般人有甚么意义?张国荣的lesson,他的“真”,对香港娱乐圈有甚么意义呢?我们有否反省过整个张国荣的演艺生命有甚么启发呢?这会是其中一个最关键的事情。

  为何只有张国荣

  冯应谦:

  现在跟现场的歌影迷作一些深入些的交流,欢迎举手发言。洛枫有话要说,让洛枫先发表。

  洛枫:

  我今天没有准备发言,我打算只来听课。听到林沛理先生说他的感受,回想起我一些有趣的想法。林沛理先生刚才说到哥哥的“真”及脆弱性,我同意哥哥有一种天份是其它演艺者未必有,他将自己的性格,或许我们都有的,但我们没有他的能力,把它升华成为一种艺术、或是一种形象、一种可以让我们想象、代入、转化的可能性。相信就是刚才林沛理先生说的想象张国荣的事情。

  另一个观点,我相信甚么形态的表演者、艺人会吸引甚么形态的歌影迷,他一定有种特质跟我们share,日常生活我们都会遇上沟通不来的人,因为跟他们“不同channel、不同key”,跟哥哥“同key”一定是有些东西跟我们能够share。我一直关心歌迷会里跟哥哥的关系,大家都知道那两年离开的艺人不只一人,为何每年都有两次哥哥的悼念活动一直兴盛而没有衰落、继续着,有朋友问几时才会完结,我回答悼念他的人尚存在,不知何时会完结。续问过身的有几位,为何只有张国荣呢?这个我知道。刚才林生都有提及的,是他能够超越,超越了时间、空间、生死的界限。我们还存在,我们感到他还是存在的。每一次的活动,就像跟哥哥有一种很亲密的接触。有很多人不会明白,他们不明白不重要,我自己都是这个形态,跟冯应谦教授有同样遭遇,刚从浸会大学那边走来,他们对我要到歌迷会活动而不跟名人及教授用膳感到奇怪,他们不知道这个活动较其它的重要,他们想象不来,他们的反应是“你教书的”,教书只是我其中的一个身分,按哥哥说:「我都可以千变万化」,若然给我选择,我会选择做哥哥的歌影迷。可能大家都有这个际遇,外面的人不明白,年年都要赶来,有些还从外地来的,身边的亲人及朋友都不明白,他们越不明白就让我越坚持,在这空间里有这么多不被明白的人聚在一起,大家就会明白。

  冯应谦:

  这边的朋友举手,能先说你从那里来及认识哥哥有多深!

  观众一:

  我从深圳来的,先感谢林生,冯教授及洛枫小姐到这个会。刚才听到林生的讲解,我对部份都认同。我是70年代出生的人,80年代香港乐坛正是热火朝天,那时不太留意的,反而是张国荣先生退出乐坛后,欣赏过他的数出电影后,突然有一种很难表述的感觉,这个人很遥远但又似乎很接近,像是远方的一个朋友、不是一个歌星或是super star,像在支持着自己,给我渡过难关的力量,就似刚才林生说他的某种魅力。当然现在我尚未能解释到这种力量,林先生这次的演讲解释了这个现象的一部份,非常多谢。

  张国荣作为一个Idea跑赢其它Ideas

  观众二:

  你好!我是从广州来的,多谢两位嘉宾林生及冯生,讲解了哥哥的charm、魅力的来源。我是70年代出生的人,在80年代哥哥于歌坛红透时,由于讯息的关系,我们只能听收音机,知道哥哥的歌很好听,但未至于狂热喜欢。从那时才正式狂热喜欢呢?是哥哥退出乐坛,我也开始慢慢的长大,开始认识流行文化及需要拓展我的眼光,开始阅读其它书籍,留意非商业的电影,我发现了《阿飞正传》、《霸王别姬》,我震惊的是一个这么西化的人能够表现传统文化吸引人的一面,这个时候的他是站在一个距离让大家去adore。

  林先生说哥哥的过身是一个高潮,我想他之前一个高潮是他的《热情演唱会》,七年了,演唱会仍在时代的尖端,他履行了作为一位艺术家探索的责任。我不能说I love Leslie, but I adore Leslie.

  冯应谦:

  很多艺人离世后不会有太多的悼念活动或很快给淡忘,哥哥的特别,在他退出乐坛后,以非商业化的形象出现,让他的价值更加的升华,似乎跟“真假论”有关,商业化似乎代表了某程度上的包装及“假”的特质,哥哥以非商业化的形象出现给大家一些新的概念,包括他在造形上、表演艺术上、创意上,可以有所突破。我感觉香港人见到太多商业化的演出,如一些当红的歌曲及电影类型不停地被重复,但我们见到哥哥的演艺事业,每一张唱片、每一出电影均是一些新的形象,这是他跟商业文化的不同,这也是他的真实性。

  林沛理:

  跟进大家谈到很多过世的艺人,大家似乎最怀念的是张国荣。对一些公众人物的离世,大家会多怀念某些、少怀念某些,原因简单的说,一个人离世后,他已经不是reality,他变成了一个idea,即由一个现实的层次进入一个幻想的层次,他存在于我们的回忆里,更多的是在想象之中,而很多离世后的人的ideas在竞争中,对我们的意义,对他们的怀念,这种是ideas的竞争、想象的竞争。一些有趣、exciting及让人兴奋的ideas会跑出,正如资本主义及共产主义的都是ideas,最后资本主意这个idea赢了共产主意的这个idea,所以我们有香港。

  我们想象张国荣时的满足感、兴奋程度是大于我们想象其它离世的艺人,这在于张国荣有多少东西给我们阅读有关,我们谈张国荣不要只谈张国荣的代表作,所以我们讨论张国荣不独只谈他的《霸王别姬》,他唱过甚么歌,其实唱歌很难以艺术角度来讨论。我不会在今天讨论他在那出电影角色最动人那个演出最成功,我认为张国荣最出色的作品其实是张国荣的生命,是他怎样过活的一个事情。为何张国荣作为一个idea我们继续谈论,想象张国荣的动力会大于其它人呢?因为张国荣给予我们一个生命去评价、一个生命去想象,若然一个人能给予你一个生命去想象,他所提供的想象空间自然会大于只给你一出电影或一个作品,这便是张国荣让人们感到有趣仍觉得有探讨空间。若然把一个生命去概念化,基本上所有于关张国荣的东西,很微不足道的也可以有想象的空间,他整个生命都是一个text、一个文本,都似是他的作品一部份,所以他是比起作为一个歌星、一个演员有趣得多了。

  Complexity is more Interesting than Simplicity

  冯应谦:

  我们继续看看台下有否其它意见。

  观众三:

  林生、冯生,你们好!我是广州来的。谈到哥哥有脆弱的一面,我同意;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脆弱的一面、都有被伤害的时候,但我们见到哥哥懂得去化解、勇敢去面对。

  哥哥有多面的特质,有时在演唱会中狂野、有时在电影中阴柔、有时高贵、有时会淘气的大声说笑,让人感到很神奇,费解的是怎么可以有这么多的矛盾特点集于一人身上。

  对于他为何会让人怀念,我想是由于他离开后跟他工作过的朋友、相识的、不相识的都谈到他的一颗热心,他在世时不会自说自己的伟大,他比我们想象的更好。

  林沛理:

  又是广州的歌迷,那香港的歌迷在那里呢!

  刚才的歌迷提及张国荣的矛盾,这点很重要。张国荣的矛盾,其实这是complexity,张国荣的复杂性是他作为一个艺人、一个idea最有趣的地方,为甚么会复杂呢,就是因为真,任何真的东西都是复杂。在娱乐圈、偶像现象里,他们卖的是simplicity、简单的东西,例如一个明星、一个偶像你可以用一句话就代表了他。这个组合是代表天真的,是sell innocence,就算穿着泳衣都是代表天真的,这个是代表cool,一些代表有型,一些代表“大只”,某些歌曲、某些演出是代表着一个事情。Simplicity 是一个表演的秘诀,Julia Roberts是代表一个事情,Brad Pitt 又代表另一个,一些simple的ideas,一些成功的电影如《Titanic》是代表一个idea。“真”的主要元素是复杂,当我们提到张国荣是矛盾时,其实是说张国荣的复杂性、他的“真”。复杂是重要的,香港比较受欢迎的电影都是复杂的,《无间道》所以好看是它比一般电影复杂,身分复杂、处境复杂,今天我们怀念张国荣可以同时跟复杂致敬,复杂才是好的东西。张国荣告诉我们:Complexity is more interesting than simplicity.

  自杀是否一个Self-determination Act

  林沛理:

  我收到一个字条,问了我一连串的问题。

  问题内其中有关张国荣的死是否自决,我只作为一个评论人,不可能知道,即使是他最亲近的人或许都不能解释他的自杀或选择这个方式自杀。如在想象角度里讨论,视为self-determination也可以。娱乐圈是一个身不由己的行业,投身娱乐圈是把自己的控制权给了其它人,给了经理人、导演、唱片公司,做一些不想做的事情。当然在张国荣当红后他有了能力,他有相当程度的自主权,但在早期他给人的印象,我只能说是印象,他已是一个颇为自我的人,he is the master of his own man!在他的后期是十分的明显,无论在电影演出的选择,舞台的表演,他对性倾向的公开程度,他都有极大的自主权。到最后他的自杀,自杀可算是一个人一生中的final act,其实对一个人的意义是很大的,如果说这是一个表达自主权的一个行径,在想象的层面里可以是成立的。

  冯应谦:

  看看有否香港的歌迷?

  观众四:

  我是香港的。我对哥哥惭愧是哥哥离开后才喜欢他。我是60年代出生的,以前感觉他很“串”,感觉那时的谭咏麟好些。他离开后,看回他的作品,感受很深。有些朋友说我是疯狂,其实我不是,我是欣赏这个人,看回他的作品,每一首歌、每一出戏都能表达一份感情。对于他的性取向,他没有伤害人,不应受到抨击。我欣赏他在娱乐圈一直都是用心去演出。这些年来他是我第一个偶像,相信到我死的一天我还是很欣赏他的。

  张国荣代表一个生命

  冯应谦:

  发现一个现象是有些歌影迷是哥哥离世后才爱上、adore他的,这正代表了一些举办活动的人的努力是没有白费,虽然现在我们不能再有哥哥在台上,但对他的想象,就如林生说没有时间的界限性。不独是我们、我们的下一代、或再下一代都能在想象中找到有意义、一些人生追求的价值观及文化。

  林沛理:

  即使是这么的简单、朋友们在台下发表的一些话,都反映了我们是不能够简化张国荣。他是一个simply cannot be simplified 的一个人。有些人说我不能接受他的性取向、有些说我以前不喜欢他、有些说我很喜欢他、有些说张国荣接受自己,那张国荣教了我们或其中一个启发是我们要come to terms with ourselves、我们要接受自己。但从一个理性的角度我们会立刻反驳,通常自杀是一个自我憎恨的一个表现、是接受不了自己才自杀。我们讨论张国荣会是无可避免谈到很多paradox、很多矛盾、很多吊诡,这个正是张国荣最有趣的地方,我想不出有其它任何的一个明星艺人本身有这么多的contradictions在内,跟我早前说的张国荣那份authenticity、那份真实是分不开的,任何真实的东西就是不能简化。

  我们说张国荣接受自己,他在某程度上是接受自己的,他把自己的性取向说给大家知、他没有掩饰他不愉快的童年、他给了大家看他很真的一面,但他又真是自杀了。这个就是生命的本身,让人exciting。他的一个矛盾:他是一个表演者,在舞台上找到他的calling,但他却是不断的给大家看到一个生命的本身,若你尝试在他身上找幻想,他是给予你一个life,这是他最有趣的地方。其实这关于生命与表演艺术的本质的背后,在座一些比较成熟的人、有经历的人、懂得生命的人,为何你们会喜欢张国荣呢?为何张国荣会appeal to这类人呢?我觉得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张国荣给予你一个life、在他身上你发现了生命!生命本就是这么的复杂,你一方面接受不了他是同性恋,但你又同时的喜欢他。我们每次讨论、分析,无可避免地简化了张国荣,但他最吸引人的地方,跟生命同样的,是他的复杂与矛盾。我们讨论张国荣,其中一件要做的是我们不要简化张国荣、我们不要给他一个label,不是要张国荣代表一个甚么,如果要张国荣代表的话,那就是 “Life”,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恭维,因为表演的人能给予大家一个生命,这是一个很高层次的艺术。

  出席者的感想

  冯应谦:

  一个新加坡乐迷的意见,他以英文书写我以中文说出来。他以we或许是代表他们一群,在80年代已经追随哥哥可惜没有深入了解,他赞赏有这类的活动让大家去认识哥哥。

  观众五:

  我是一个后荣迷、在哥哥离开后才喜欢他,他实在太漂亮,在我年青时是有点受不了。我也没有其它偶像,虽然那时年纪小我还是理性的知道那些偶像都是假的,对于一些假的东西我不会浪费时间去追求。

  四月一日的消息让我不明白为何一个成功、漂亮、有钱的人会寻死呢?这促使我去找寻他的资料,后来发现这个人不“假”的,他很“真”,不能相信一个演艺人能这样真诚的对人,对家人负责,对朋友热诚,对工作这么的追求完美,这几点都让我往后继续发掘他。我参加不同的活动、看回他的作品、上网找寻他的资料,希望一步一步地重组他这个人,想知道他为何走上这个尽头?为何他能够这么的成功?在这个过程里,发现他真的好,让自己得到一个学习的方法,要跟他一样把一切事情做得最好。

  对于刚才林先生有关他在自杀一刻的想法,我是不认同。我认为那一刻控制着他的不是张国荣,根据他以往的资料,那一刻不会是张国荣。

  还有哥哥在热情演唱会说,「人懂得去爱人外,先要欣赏自己」,他对他的性取向、表演中的女性妆扮、穿高跟鞋,是一样的坦荡荡,他不会说我是多么的靓仔、很好、很正常,叫大家去爱他,反之他坦白一切,大家是没有被骗的,如果大家接受他这个模样就去爱他吧。

  观众六:

  在这个香港很商业化的社会为何张国荣能吸引我们呢?不独在娱乐圈,大家工作中都会戴着一个面具,但哥哥却能坦白的诉说自己的感受。虽然香港算是开放,但以哥哥一个名人,他有胆量说出自己是同性恋,真的很难得。当每个人都会觉得带着面具比较容易跟人相处时,他却能这样的坦白,我想这是他能让人这么宠爱他的原因。

  观众七:

  我是香港的哥迷,由哥哥的《喝采》就开始喜欢他。刚才林生提到恋物癖,我们一群都爆笑,不论哥哥的生前或是身后,我们都倾家荡产的买有关他的东西,真有一种恋物癖的现象。最主要的是想在此多谢哥哥,我感到很充实,哥哥他的歌、电影、演出给了我很多的享受。

  观众八:

  我不是fan来的,是给一个fan带进来。在座来看,感觉他很能得到女性的认同,或许女性在社会有很多抑压,似是以喜欢张国荣来投射内心的需要。对他的电影演出我认为很多都很出色,遗憾他未有拿到奖项。读过他的一些访问,他似乎做事都要做到最好。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要计较他的同性恋,你们要喜欢他就继续喜欢他。

  观众九:

  我是香港的,六十年代的,那时见到艺人的访问只会说一些让人好听的话,哥哥那时已经会很“真”的说话。对于他的同性取向,这是他的私事,何况他这么多年都只是那一个对象,不会似其它艺人“包二奶”都要找个借口。我的子女开始长大,他们问我为何喜欢哥哥,以前他们说我不是喜欢他的漂亮吗?他的歌吗?或许以前是。现在我不会把他当成一个偶像、一个朋友,他更似是我的一个亲人,他离去时刚巧我家里也有白事,那个跟亲人离去的伤痛是一样的。

  对于哥哥的离去,有关抑郁症的讨论都证明病者病发时的身不由己,若然能遇上适当的治疗,我相信他不会选择这条路,那刻他是控制不了自己。

  有些后荣迷虽然是后来才开始欣赏哥哥,不用感到惭愧,已经较不懂得欣赏哥哥的人幸福。

  观众十:

  我是香港的。我认为张国荣不是同性恋,他曾经喜欢女孩子的,他是尊重爱,刚巧那刻遇上一个男的同性,我们要尊重他的选择。我感觉我是幸福的,我在丽的《甜甜廿四味》开始喜欢他,在他最灿烂的时候我能给他掌声欢呼声,我一定是比较后荣迷幸福的,我相信我到死的一天都会爱着他。

  观众十一:

  我是后荣迷,八十年代出生的,在内地我们对哥哥的了解很少,那时候我很小,小学刚上初中,有一天有朋友说昨晚播电影《夜半歌声》,我就想是《火烧红莲寺》那类片子,因为那时我们学过一首古诗〈夜半钟声渡客船〉,想象有古庙、有和尚、打打杀杀之类的电影,当时好像是93年。后来到了高中的时候,因为学到四面楚歌这样的文章,老师问如果让人来演霸王或者演虞姬,谁演霸王最好,我第一个举手说张国荣演霸王,老师很赞成说:「是啊!张国荣演霸王。」 想象如果让哥哥来演霸王会是怎样,或者演夜半歌声会是怎样,那是一种想象。那个时候觉得电影就是《胭脂扣》,除了《胭脂扣》,其它都不是电影,因为在大银幕看的唯一电影就是《胭脂扣》,其它是看碟子,那不是电影。我想说是当你不了解他,会觉得他是太遥远的东西,想象他是一种很纯洁的感觉。因为还未爱上他,所以那种想象更单纯、更纯洁,那个空间更大。

  真正触动心灵的是03年4月,让我觉得人生活着的意义,为什么人要活着,为什么人要死去,当你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生,却能控制自己的死。哥哥应该是在那一刻感动了我,之后走到今天。这么多年来,广东、上海、香港的朋友一年两次这么大型的活动,一步一步走过来,大家都付出了很多,所以我觉得后荣迷也很幸福。我觉得大家真的有心去做一件事,去想象、去爱着他。你们或会觉得很神化,但我觉得爱就是信仰,他可以保佑你,你想着他,他就是你的神,有时候我会觉得,我需要帮助时,走到大街中便会听到他的歌声,真的完全是一种想象的状态,信则有,所以如果大家真的有心,他亦会给大家的。

  想象张国荣是困难的一个事情

  林沛理:

  手上的字条是阿Wing的问题,根据一个广州DJ的口述,哥哥很懂得保护自己的,找他出席公开活动是非常困难,但在没有传媒的场合里就非常可爱,这个矛盾跟他本身真诚的关系是甚么呢?

  我试试回答,这个加上了刚才观众的一些发言,带出了一个大些的问题,很多时我们讨论的过程里,有倾向简化了张国荣。其实想象张国荣是有趣但亦是困难的,因为张国荣的不简单你很难的想象,正如刚才有朋友说她不能接受张国荣是自杀的因为他一向都热爱生命,他一定是有病,有一位说是类似鬼魂附体,我们是想张国荣符合我们心目中的一个形象,他热爱生命所以不会自杀,他相信爱所以他不能算上是同性恋。我明白大家是基于喜欢张国荣。

  我整体的看法是张国荣太过复杂了,他有趣的地方都建基于这个复杂性上,所以这些复杂都得要各位喜欢张国荣的人自己去 negotiate,跟自己去谈判一下,你接受的是一个怎样的张国荣?张国荣在你心目中的是甚么意义?在各人心目中都有不同的形象,大家都可以各取所需。对于我本人、一个不是张国荣迷的角度,我们不应该简化张国荣,他最有趣、最重要的是他的复杂性。他作为一个表演艺人,最重要的地方是他提醒了我们表演艺术、生活、甚至生命的关系,而生命及生活本来就是复杂,不是单一概念就能解释。人是有矛盾的,若然你接受不了一个你喜欢的人有矛盾,可能你是喜欢一个概念多于喜欢一个人。

  冯应谦:

  时间过得很快,今天很高兴见到大家,希望下次见到大家时,大家都是说又是我在支持哥哥,大家依旧的一样的支持张国荣。
12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wwx 2014-1-17 00:42
YUNHE: 是评论家理性的分析勾勒出一个真实的哥哥,还是荣迷们对哥哥心与心的感知更能解读哥哥?历代伟大艺术家以及他们的作品其生命力都在于其知音对他们的心犀相同,而 ...
亲,其实,评论家们的评论和荣迷们一塌糊涂的爱并不矛盾,只不过他们是站在理性一些的角度来解析为什么大家会这么爱哥哥,当爱哥哥已经成为一种持续多年的社会现象的时候,自然会引起学者的研究,这是好事,通过研究才能让人们知道哥哥留给我们的是怎样的一种正能量,以及这种正能量对于现在这个社会的意义,只有通过研究,他的精神才能永远流传下 ...
引用 wwx 2014-1-17 00:29
同意里面的观点,哥哥身上有很多面,是复杂的,不是简单一两句话可以概括的,正是因为他的复杂才体现出他的真。陶行知说过:“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可见要做一个“真”的人是不易的,何况是在大染缸似的娱乐圈,哥哥真算是“出淤泥而不染”了。我个人强烈的感受是,哥哥身上有真、善、美的东西,这其中我首先爱的就是他的真。
引用 Lecy 2013-8-12 07:40
我很爱哥哥: 如能有音频可听,视频可看,就更好了。
是的呢
引用 yunshang 2013-6-3 15:32
继续张国荣
引用 YUNHE 2013-5-15 13:38
是评论家理性的分析勾勒出一个真实的哥哥,还是荣迷们对哥哥心与心的感知更能解读哥哥?历代伟大艺术家以及他们的作品其生命力都在于其知音对他们的心犀相同,而不是评论家们的框定。哥哥的生命力在于他有知音。
引用 闹闹蚊_LH 2013-4-8 23:24
真正的艺术家,10年都显得那么短暂
引用 我很爱哥哥 2012-9-16 13:16
如能有音频可听,视频可看,就更好了。
引用 我很爱哥哥 2012-9-16 13:12
边看边学习英语,增加不少词汇。对,哥哥就是有那种gift of intimacy,最让人大爱的了。他那么俊美那么优雅,但又那么亲切,你绝对不会看到哥哥冷若冰霜,拒人千里。他永远给人春风拂面的感觉。

查看全部评论(8)

手机版|Archiver|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GMT+8, 2020-2-26 03:01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