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新春快乐!
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手机客户端
继续怀念、继续爱、继续张国荣。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张国荣

关注我们:

1、打开您的手机上的微信应用

2、选择右上角魔术棒,扫一扫

3、或菜单朋友们那里,扫一扫

4、微信号:lcas19560912

5、公众号: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6、微信QQ号:100056912

我眼中的《霸王别姬》

2004-9-5 17:59| 发布者: sarahcheung| 查看: 2773| 评论: 1

2004年4月,张国荣艺术研究会“盛世烟花”艺术评论征文活动征文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张国荣艺术研究会。感谢合作。


  《霸王别姬》是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我不敢肯定说是陈凯歌成就了张国荣,还是张国荣成就了陈凯歌,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张国荣和陈凯歌共同成就了《霸王别姬》。

  尚还记得去年的四月,很惭愧,那时是我第一次看这部片子,是在课堂上,是为了一个逝去的生命。于是,这本就悲哀的故事变得更加刺痛人心。

  于是,我对这部电影的感觉,就同我对张国荣的感觉融在了一起,理不清,剪不断,分不开。

  自第一次看过影片,我的心中就仿似长了一根针。随着每一次呼吸心跳,带给我疼痛,告诉我它的存在。我却不能将它拔出,因为它就长在那里,被血肉层层包裹,已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

  很多人都说,程蝶衣就是张国荣,张国荣就是程蝶衣,我并不肯轻易认同。程蝶衣的死是自始便注定了的,是预料之中的事,而张国荣的死却是如此地出乎意料之外。而我也不能否定,这一虚一实两个人的身上有着太多的相似。也许正应了那一句话:演员这一辈子其实只演一个人,那就是他自己。

  张国荣打动我,是因为他大方地将他的同性伴侣介绍给所有人,而不是他的唱功或是演技。程蝶衣打动我,是因为他在法庭上那一句:“如果青木还活着,京戏早就传到日本国去了”,而不是被很多人称为经典的那一段关于“一辈子”的话。

  还记得在法庭上的那一场戏,程蝶衣轻轻说完那一番话,所有的人都呆住了,时间仿佛停顿了一下,接着是众人的议论,袁世卿的离去,菊仙的唾弃……然而程蝶衣仅仅是站在那里,默默地承受这一切。他不去理会利益得失,只将心里最真的话说与大家,对于非议,误解,嘲讽,谩骂,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只是期待有一颗听得懂的心遥遥地在心底给出共鸣,就已足够。我想,这是我所崇敬的一种人生态度,虽然可能我这一辈子也没有勇气达到这种境界。我想我之所以会在程蝶衣与张国荣之间觉得恍惚,也正是因了他二人身上这种相同的气宇。我想我之所以觉得如此伤怀,是因了他二人同样的命运结局。若死的只有程蝶衣,我还可以说这是戏,从而减轻我的伤悲,但是,竟然张国荣也去了。

  还记得影片结束的时候,身旁的朋友问我:“为什么啊?程蝶衣为什么要死啊?一切不都已经过去了吗?”

  是啊,从我们今天的角度看过去,程蝶衣没有看到的未来应该是春光明媚,一片光明的,再不会有那些苦难了。他选择离去的时候,他了解这些吗?我想他其实是知道的。因为他已有机会重回舞台。那他为什么会……是自己身为男儿身却有女儿心的痛苦?是自己终其一生追求的从一而终的爱情的不果?还是再次面对段小楼时对往事的不堪?

  我觉得是他的梦醒了。

  从他含血说出“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的时候,他就把自己丢进了一个梦里。一个从一而终的梦。

  他对京剧从一而终。自从他逃跑那一次看到了“角儿”的光鲜,他便认定了那是他想要的感觉。于是挨再多的打,流再多的汗,受再多的罪,他也要成角儿。他做到了,站在台上,鲜花掌声,芳华绝代。记得这一场戏的视觉角度,恰好是当年他痴痴地看着台上的角儿的角度。不知此时他的心情如何,我却觉得这繁华中有一些凄冷、落寞。他为这个“角儿”付出的也未免太多了。可是他爱京剧。爱就要从一而终。于是即使是所有人都视为仇敌的日军军官,只要是懂戏,程蝶衣也会有抑制不住的兴奋。于是在生死的关头,他依然自言自语似的说:“如果青木还活着……”于是在文革中他依然坚持着京剧的审美角度,不曾理会当时人们头脑的混乱与疯狂。于是当十一年后再与“霸王”相见,那嗓子与当年别无二致。

  他对爱情从一而终。他爱段小楼,这绝不仅仅是因为段小楼是他戏中的“霸王”,而是因为作为师哥,段小楼在程蝶衣最无助的时候,给过他最难忘的温暖。虽然段小楼并不完全懂得程蝶衣的心,虽然很多时候,段小楼的能力并不足以保护程蝶衣。但他为程蝶衣所做的一点一滴,都那么清楚地印在程蝶衣的心里,温暖着那颗即将冷透的心。于是,少年的程蝶衣会那样义无返顾地扑向段小楼冻僵的身体。于是,段小楼无意间夸奖的一把剑,让程蝶衣记了许多年,尽其全力得到相赠。于是,在那个毫无理智的年代,程蝶衣那样坚定地站在段小楼身旁。于是,在段小楼失去自我的时候,程蝶衣捧起他的脸,为他勾出霸王的面谱。

  正是因了这从一而终的信念,程蝶衣勇敢地坚持着自我,走过这一路的磨难。而当段小楼又再说起“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程蝶衣回首,蓦然发现这许多年来竟像是做了一场梦。想重新来过,已是不能。既然梦已醒,人生也就该结束了。

  程蝶衣的悲剧在于他生命的终结,在于他与时代的不融。而段小楼的悲剧则在于活着,在于在各种力量的撕扯中屈服着,妥协着。在时代更迭的冲击中不知所措,在对菊仙和对蝶衣的感情之间不知所措。

  首先,我想说的是段小楼对程蝶衣的感情。段小楼爱程蝶衣吗?我不敢回答。我想当他们两个在化妆间对视的那一刹,一定会有些什么在他们心头掠过,而此刻他们应是欢愉的。而我也相信,即使没有菊仙的出现,他们也不大可能像程蝶衣所期望的那样相守一生。但我仍然隐隐觉得段小楼对程蝶衣的感情绝不止于一般的兄弟之情。在某种程度上,段小楼的心里,程蝶衣同菊仙一样是需要他的保护的。

  再来说段小楼与菊仙的感情。我想段小楼之所以娶菊仙更多的是因为义而不是情。在妓院他将茶壶砸向自己的头,逞这一时之义,是因为菊仙求助于他,这是他所信奉的“男子汉”的标准,若不是菊仙,他也会这样出手。与菊仙定亲也只是为了解围的一句顽话罢了。而当菊仙找到戏班要托付终身的时候,段小楼初初有些诧异,毕竟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而他还是接受了,并且做得煞有男子气概,为的是在师兄弟面前争个脸。在他看来,娶个媳妇和吃顿酒下盘棋并没有多大的不同。但我也不能说段小楼对菊仙没有感情。必定他们是那么多年的夫妻,必定菊仙是一心一意地对段小楼好,一心一意地要与段小楼平静地过一辈子。

  在政治大局的动荡之中,程蝶衣与菊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处世态度。程蝶衣不会顺从于任何人,他只说自己想说的话,只做自己想做的事,而这往往会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麻烦;而菊仙只是则是处处小心,事事留意,在乱世中只求自保。段小楼,在感情上更趋于程蝶衣而在理性上同意菊仙,所以多少次在他将要与程蝶衣并肩而立的时候,却又选择了吞声以求自保。

  段小楼没有程蝶衣那样坚持的信念,他做不到不以时局而动。段小楼又生来有几分霸王之气,体内有着一种刚强,于是他又不能如菊仙一样忍受一切,只求平安。于是在那个扭曲的时代,那场浩劫彻底地打垮了他。于是菊仙惊呆了,程蝶衣也呼喊道:“连你这个霸王也屈服了……”毕竟段小楼在他二人心中是一片天。这也应了那句话:从来硬弩弦先断,每见钢刀口易伤。在这种时候,往往程蝶衣和菊仙这样看似柔弱的人却是最坚韧的。而段小楼这样刚强的人却是最脆弱的。
谈到这里,我还想说说程蝶衣与菊仙。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他们是情敌,他们都如此深爱着段小楼,都是为了段小楼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这一场“战争”,菊仙看似是胜利者。但菊仙比谁都清楚,她永远不可能把程蝶衣从段小楼的心中除去。还记得菊仙为段小楼勾脸的时候,段小楼说:“眉毛要向上挑一点儿,师弟说那样才精神。”虽然程蝶衣与菊仙看上去是敌对的关系,但是,他们才是能读懂对方心思的人,而他们共同希望可以懂得自己的那个人——段小楼,却不够了解他们。于是他们在心底就有一种自然而生的惺惺相惜之情。还记得当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虽然程蝶衣对菊仙并不够“友好”,但他为她拎了一双鞋出来,而菊仙光着的双脚是段小楼所未注意到的。还记得,当程蝶衣戒烟的时候,恍惚中又回到儿时,于是菊仙紧紧将其抱起。最难忘菊仙自杀前回头望着坐在地上的程蝶衣欲言又止。她想说些什么呢?她能说些什么呢?她又该说些什么呢?说不清也说不尽啊。于是,这一望便融进了无尽的意味。于是,菊仙死了,程蝶衣会很痛。

  还有袁世卿、小四儿、程蝶衣的师傅……这些人物虽然都着墨不多,可是却都值得我们细细地琢磨玩味一番。程蝶衣师傅笔直倒地而亡,袁世卿将要被处死前还迈着霸王回营的步伐,程蝶衣在袁世卿首次拜会时,那惊恐而又羞涩,如女人一般的眼神……这种种细节的描绘是如此精准地把一个人刻画得入木三分。还记得影片着意表现的三次“画脸”的情形:菊仙为段小楼画,程蝶衣为袁世卿画,程蝶衣为段小楼画。这四人见的纠纠葛葛便在这一动作中清楚而又含蓄地表现了出来,让人回味。也难忘影片接近结束时,程蝶衣的徒弟轻轻地打开了那曾属于他师傅的头饰箱。那满箱银饰发出的清脆的金属颤动的声音,便是程蝶衣的梦的化身。小四儿可以背叛他的师傅,可以离弃他的师傅,甚至可以打击他的师傅,但当他打开这箱子的时候,他却无法抗拒将这头饰戴在头上,因为他无法抗拒的是他师傅程蝶衣的人格魅力。当他头脑冷静下来,他会听得懂他师傅用这一生要讲的东西,因为他毕竟是程蝶衣的徒弟,他身上依稀可见的将会是程蝶衣的风骨。

  整部电影的画面唯美而有力,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就如少年时的程蝶衣为段小楼舔拭眼角的伤口;段小楼被日军放出来时程蝶衣与菊仙同时飞奔向他;程蝶衣被独自留在日军营门口,恐惧迎面袭来,程蝶衣落荒而逃;程蝶衣得剑后,坐在黄包车里时,他眼中露出的令人胆寒的绝望和悲凉……我的心就被这样的画面一次又一次地震撼着,使得我不禁反复回想,细细品味这画面背后所隐藏的一切。

  《霸王别姬》真的是一部难得一见的好片子。大家都应该至少有那么一次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看它一遍。

  哥哥这一生能够有这样一部传世的作品,是他的骄傲,也是所有爱着他的人的骄傲。其实,哥哥的成就又何止于《霸王别姬》,还有《春光乍泄》,《阿飞正传》,《纵横四海》……哪怕只是简简单单的《流星语》,那不经意间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显示出他那深厚的表演功力。但又何止这些呢,他的歌是那样的打动人心;他的舞台表演是那样的完美无瑕;他的为人是那样的真诚而磊落……我想,能够认识这样一位杰出的艺人,是我们的幸运。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我很爱哥哥 2012-10-21 22:47
看到一句对联很喜欢“人在戏中戏在人中人生莫演糊涂戏 境由心造心由境造境界需除名利心。 ”哥哥的人生很认真,所以一生辉煌,哥哥的境界除去了名利心,所以又高又纯净。

查看全部评论(1)

手机版|Archiver|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GMT+8, 2022-8-8 05:24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