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新春快乐!
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手机客户端
重温张国荣 | 图书《随风不逝·张国荣》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张国荣

关注我们:

1、打开您的手机上的微信应用

2、选择右上角魔术棒,扫一扫

3、或菜单朋友们那里,扫一扫

4、微信号:lcas19560912

5、公众号: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6、微信QQ号:100056912

那些生命的眼睛

2004-9-5 17:49| 发布者: sarahcheung| 查看: 808| 评论: 0

2004年4月,张国荣艺术研究会“盛世烟花”艺术评论征文活动征文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张国荣艺术研究会。感谢合作。


  “别人都说我的眼睛挺灵的”,Leslie带着一点孩子式的骄傲这样说。

  Leslie的眼睛一直令我充满好奇,不,确切的说不是他本人的眼睛——那双明亮清澈,洞得清世间所有又不含一丝市侩杂尘的眼睛,是我绝不敢轻易去探究的——我说的是他留在银幕上的那些生命的眼睛。

  Leslie很认真地把他演过的每个角色称作他的一条生命,一条永远活在银幕上的生命。我唯一一次听一个演员这样说,或者这是演员的最高境界了。得倾注多少心力才能让角色真正的成为一条生命而非仅仅是演员易装改容之后的一个套子?那些生命的眼睛明确的告诉我,他一点也没有夸大,那些角色的生命是独立的,甚至是与张国荣先生无关的,因为那些眼神绝对是不同生命个体的眼神,那是在他自己身上不曾有过的眼神。所以我一直都不赞同说他是本色表演或说他人戏不分,他并没把自己当成某个角色去活,离开了电影的张国荣不是任何一个角色的类型——或许,可以找到某些相似的特质,但绝对不能将两者等同。而进入了电影的张国荣却消匿了他自己的行迹,融入到另一个生命之中。很多次我把不同角色的眼神特写放在一起,每一次,我都禁不住对自己说:这是同一个人???!!!我正是因此深深为之吸引,并且一次次循着那些眼神跟他去感受迥然不同的生命历程。

  快乐少年郎

  宁采臣的眼睛里闪动的是少年书生单纯痴情的光芒,带着一点“书中自有颜如玉”的幻想和一丝惊弓小鸟的胆怯。惊恐、欣喜和焦急都那么清新可爱,没有丝毫混浊复杂的东西。《倩女幽魂》是我看的Leslie的第一部电影,也算是很久之前了吧,虽然我没因之马上成为他的影迷,但那个宁采臣我是深深记住了,还有那双眼睛中的神气,只有古时的儒弱书生才会有的那种神气。Leslie的眼睛里亦有着一种孩子气的娇憨,不过显然,他绝不似宁采臣这样单薄。

  负情是我的名字

  十二少的眼睛第一眼就让人看出是个情种,一出场,独属于三十年代阔少的那种气定神闲和优越风流的气韵即扑面而来。他悠然打量着如花,眼神毫不隐藏对她的兴趣。这双眼睛,真真应了他那句“如梦如幻,若即若离”他的眼帘常常都是轻垂慢挑,眼风里流露着沉溺于风月之中的欢爱,不可自拔的沉沦,于两难境地的不甘,和企图抗争而又软弱无力的怯懦。“负情是我的名字”有情而无力,只看定这双眼睛,观者已不禁叹息。十二少有Leslie的优雅神韵,但没有Leslie的坚定果敢。

  一笑万古春 一啼万古愁

  蝶衣

  曾读到过表江写的一段关于蝶衣眼睛的文字,给我印象非常深:“…包含着无所不知的平静和一无所知的空灵,永远穿越凡人可及的视线,落在不可知的远处。犹如穿透了平凡的人生越至非凡的彼岸”

  蝶衣的眼神里有种充满韧性的执著和一种置身浊世之外的孤清,从一开始,我就从他眼睛里看到了那不可逆转的悲剧宿命。这双眼睛是阴柔的,坚持的,绽放着绝代风华与和者甚寡的落寞。

  但一到台上,这双眼睛又化为虞姬的眸子,而不再是程蝶衣了。今天在大屏幕上再看《霸王别姬》,上了戏装后的蝶衣美得光华漫溢,叫人止息,那真是一种超越性的美。我深深惊异于这双重的化身,Leslie——程蝶衣——虞姬,从同一个生物载体上竟然看到了三个不同灵魂的眼神,一重重的进入,让人不由得恍惚。蝶衣的眼睛里有Leslie的执著灵动,但没有Leslie的活力四射。

  Happy together

  何宝荣

  何宝荣在汽车里回望,转头;何宝荣轻跳到鬼佬前要烟;何宝荣跟黎耀辉回去取表下了车之后张望;何宝荣在赌马场赢了之后狂喜;何宝荣边嚼着鸡块边得意瞥着黎耀辉;何宝荣怒气冲冲翻找他的护照;何宝荣无助地拥着毯子哭泣.…..

  他的眼睛里有醉生梦死,有满不在乎,有颓废懒散,有轻佻风骚,有撒泼耍赖,有天真顽皮,有迷茫失落…可我怎么看看到的都是一个过分任性的孩子神情,嚣张,不管不顾,手足无措。

  我等你很久了

  石家宝

  《星月童话》中有一个镜头让我每看每受震动:家宝参与最后一次黑帮行动前,站在镜边凝视着镜里的自己,他抬手触摸着镜子,眼睛里流露出一个经受着动荡的男人的复杂神情,焦灼,坚毅,心事重重。坚定的,刚毅的,甚至带着一丝粗糙的痕迹。我承认我也有种家宝情结,因为这类形象在Leslie的众多角色中是不多见的,负重的沧桑,却不是在于蓄了淡淡的须——热情上的他也是蓄须的,可《American Pie》唱得是那样天真——那份沧桑是来自那双眼睛。看着这双眼睛,我绝对相信他完全可以去演绎像神勇的警探、机智的卧底或仁义的黑帮老大这一类很讨好的角色,并且完全可以做到精彩动人,满足很多受众的那种英雄崇拜。但显然,这种类型角色的深度已远远引不起他挑战的欲望,他要表达的是人性中更深层上的东西。是的,家宝这个角色在Leslie的银幕生命中并不怎样出挑,相似的类型亦不少见,但我格外珍惜那双眼睛,那个镜中的神情,每次想及心都会猛地一震。

  何去何从

  旭仔

  我在旭仔的眼睛里看到的第一份东西就是拒绝,由拒绝而产生的冷漠颓唐和醉生梦死。他很多时候眼帘都是垂着的,拒绝跟别人交流,拒绝感受别人更拒绝别人看清他。他眼睛里没有丝毫热切一类的东西,即使对着自己动心的女人,还是难掩那副漫不经心和无所谓,但这一点对女人是非常有杀伤力的。这只无脚的鸟,眼睛里透出的都是难以言说的孤寂。Leslie的很多表演都给人以很强烈的无可替代感,旭仔便是其一,或者那个一分钟咒语和那段镜前独舞可以模仿,但那一双眼,那一副神情却是绝对的只此一个。

  Little Star

  李兆荣

  阿荣拨开人群抱起地上的明仔,眼睛里充满了焦急和惊怕,那眼神肯定印在了每个看过的人心里。不论阿荣和明仔算不算真正的父子,那眼中的慈爱之情都是叫人动容的。撇开这部电影本身的成功与否不谈,单就父亲这个角色来讲我觉得Leslie是完全有说服力的,阿荣与明仔之间那浓浓的相互依恋之情那么真实和自然,明仔看阿荣的眼神是那么亲,阿荣抱着明仔在海滩奔跑时眼里流露的是那么感人的宠爱和温馨。现实中的Leslie是常常比孩子还孩子,有一张她和一个小女孩在猜拳的照片,那神情真是天真的不像话,但当他演绎一个父亲时却令几乎所有的观众都禁不住想:假若他真的是个父亲,那他的孩子就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了。

  其实要讨论他那些角色的眼神,几乎每一个都值得写上一篇论文,尤其是他的表演进入成熟阶段以后,眼神,是构成那些精彩表演的很重要的一部分,他电影生命的华彩在很大程度上通过一双眼睛绽放出来。但我的能力实在有限,我只能把看的次数比较多的那些角色,他们那鲜明迥异的眼神给我的吸引和震撼写下来,却发现词语是这样乏力,完全不能尽述。也许可以做到透彻反映的,只有对着那一双双灵动眼眸时,不可用语言描述的感受本身。

  当然,没有写下的很多很多:

  Rick持枪时那冰冷的疯狂,这部电影的VCD的封面有一个镜头,他拿着枪,头微偏着,双唇用力紧绷在一起,再看那双眼,我禁不住后背泛起凉意,真是太可怕了;

  林超荣,我每次想到他那狡猾的神情和那双骨碌碌直转的眼睛都会笑到发抖,虽然这个林超荣有时会戴上副眼镜掩盖掩盖他的不老实,可好像反而加强了效果。看他跟老板关于履历的那段对话,嗨,能把喜剧演得有灵气的实在是不多,怪不得有人说这是部容易被人忽略的好片;还有欧阳锋,还有阿星,还有卓一航………

  每一个眼神都那么鲜明,没有重复。

  真诚地,向这双伟大的表演者的眼睛致敬。

最新评论

手机版|Archiver|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GMT+8, 2022-8-8 07:08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