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新春快乐!
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手机客户端
重温张国荣 | 图书《随风不逝·张国荣》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张国荣

关注我们:

1、打开您的手机上的微信应用

2、选择右上角魔术棒,扫一扫

3、或菜单朋友们那里,扫一扫

4、微信号:lcas19560912

5、公众号: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6、微信QQ号:100056912

想象中绝美的爱情——《霸王别姬》观后

2004-9-5 17:41| 发布者: sarahcheung| 查看: 884| 评论: 0

2003年9月12日,张国荣艺术研究会“9·12的盛放”征文活动征文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张国荣艺术研究会。感谢合作。


  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样一部电影,那样低沉阴郁的色调,动荡不安的时代和那贯穿始终的悲剧感。那样的凄美和裹挟着的悲哀有时几乎会令人有片刻的窒息和恍惚。这样的恍惚与沉溺更是为了一种美丽的消逝,为了一份情怀的不再,为了一场无望的等待,为了一个可能永远也无法发生的奇迹。而这场悲剧的主角,施施然带着不可言说的忧郁和沉重来到我们面前,眉目如画,美丽有精致,垂下的眼却锁着无尽的哀愁和寥落。他垂了眼安静的述说,述说一个关于“从一而终”关于追逐完美爱情的故事。他安静地说着,安静地舞着,安静地承受着,甚至安静而决绝地离开,只留下黑暗中孤独的我们默默的颤抖和哭泣,心中低问:“你是谁,你到底是谁,我们又能把你当成是谁?是一个叫程蝶衣的男人,还是那个叫虞姬的女人?”

  记得,童年是母亲狠心的一刀,不仅截去了你多余的一根手指,也从此截去了你生命中寥寥可数的幸福时光。从此,你的手时常疼,你的心也时常通。然而,一种对情感极致之美的追求使你沉溺并开始遗忘,你遗忘了这种疼痛,遗忘了“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的坚持。遗忘这个词象你的伤口,不经意就鲜血淋淋。你总是不能遗忘师兄为的挨的打受的冻。即使他早已背叛,即使此刻他正指着你:“你是不是当了袁四爷的,你说你是不是当了,是不是?”这样的逼问令你心碎欲裂,可你还是没有想到要去责怪你心中那个完美的霸王“我要揭它个断井,揭它个颓垣,自从这个女人一来我就知道一切都完了。”你这个傻孩子,你总以为是要和师兄演一辈子的霸王别姬,你总以为自己就是那个为霸王歌,为霸王舞,最后为霸王死的虞姬。隔着窗户你问:“虞姬为什么要死?”师兄叹着气说你是不疯魔不成活。然而虞姬虞姬奈若何,聪明如你又怎会不知道,又怎会不明白。你只是不愿意明白,不意义清醒,你只愿能在这方小小的天地里舞尽虞姬一生的绝美,然后不知道何时他就又会在你的下一出戏里重生。然而这股你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愁绪,让你零落成泥都无人知无人晓。是四爷吗?人都说只有四爷才懂你。可是法庭上义无返顾决心赴死的你,黯然说出“你们杀了我吧!”不仅迫走了四爷,也不知碎了多少人的心。

  最不能忘记留泪的你手握着宝剑的样子。架在颈上的剑闪着寒光,映着胭脂染红的脸,眼神里是无尽的孤独和绝望。同样绝望的还有那醉倒在地绝美无比的贵妃。无法形容那时的你,就象无法获知那时你的眼神会在一瞬间击中世间多少寥落和孤独的心灵。有种伤情突然弥漫全身,令人无法抑制的泪流满面,那种悲哀裹挟着欲望让每个看的人都开始回头思考,你,我,我们,用尽一生苦苦追求的到底是什么?是不顾一切,拼命的付出,再付出,直到山穷水尽,直到海枯石烂;还是无尽的要求得到,象无知的小孩,要的那么多那么多。又或者,我们总在渴望一场唯美爱情的到来,可又忍不住为自己得不到回应的付出而哭泣与遗憾。

  有时,当希望不成为希望,当未来不成为未来的时候,我们的悲伤竟来的如此相似。象个无助的小孩,架空在这欲望纵横交错的城市。有时候,伤情无关爱情,只是伸出手,突然发现所有的东西都不属于自己,甚至连片小小的时光都无法把握,这样的绝望简直要令人疯狂。疯狂有时无关他人,有时只是想得到一点点的安慰。然而你发现连这点小小的愿望都无法得到满足。世界离你那么远,他们,所有的人都离你那么远。他们用他们的方式生活着、述说着,这你都听不懂,你也听不见,你只听到内心有某种东西在慢慢的破碎,声音如此清脆,像那把宝剑从手中滑落一样的清晰,划破夜的宁静。你用了一种唯美的离去为之前的光华作了一个苍凉的注解,却混淆了我们的梦境与现实。不知道是你的坦诚和付出成全了这个凄美的悲剧,还是这样绝望的结局成全了你心中所有关于爱情的幻想。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抬头在看一只绚烂的蝴蝶从空中飘落,带着繁华落尽的沧桑,漂浮游离于病菌、武器还有流言构筑的土地之上。那又象是昨夜做的一场不确定的梦,似曾发生,又好象从来就不曾存在过。有时候这样的迷茫总是困惑着我,那就好象死亡之于你的困惑一样的不可解释吧!

  某一刻我会不自觉的疑惑,那一刻的你究竟在想着什么?如果这时有风吹过,那是否就是你飞翔的理由?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少年时就深植于内心的忧郁,一辈子注定的无奈结局。但如果不是有了这样一个了断,这场魔情的独角戏又如何能够演的下去呢?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也许,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爱情,永远都只能来源于我们自身的想象吧!

最新评论

手机版|Archiver|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GMT+8, 2022-8-8 06:09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