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新春快乐!
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手机客户端
继续怀念、继续爱、继续张国荣。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张国荣

关注我们:

1、打开您的手机上的微信应用

2、选择右上角魔术棒,扫一扫

3、或菜单朋友们那里,扫一扫

4、微信号:lcas19560912

5、公众号: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6、微信QQ号:100056912

李碧华作品中的张国荣

2004-9-5 17:38| 发布者: sarahcheung| 查看: 3152| 评论: 0

2003年9月12日,张国荣艺术研究会“9·12的盛放”征文活动征文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张国荣艺术研究会。感谢合作。


  一直很喜欢李碧华的小说及她编剧的电影,感觉很唯美、淡雅,就像喝一杯低度的好酒,既不刺口,也不乏味,于空气中淡淡的飘着哀思。在李碧华的许多优秀作品中,《胭脂扣》、《霸王别姬》等应算得奖无数、家喻户晓了。荣哥哥的参演也让这些影片增色不少,似乎哥哥天生就是演李碧华作品的人,他的典雅、高贵、俊秀几乎无人能及。

  缘起要由一部《岁月河山-我家的女人》说起,当年就是李碧华极力劝说哥哥出演的,也注定了哥哥和她一辈子解不开的缘。从省城回来的二少爷“景生”爱上了自己的小妈“美好”,故事没什么特别,也没什么波折。哥哥的表演也不能算是出色,甚至有些嫩,只是从他几次对小妈欲言又止中可窥见以后表演艺术家的一斑。不过这部戏中,哥哥也很好的把握住了人物个性及人际关系,对小妈美好,既有尊敬、同情,又带有一丝若隐若现的爱慕。我个人最欣赏景生和美好在厨房中的一场戏,这大概是景生首次对美好流露出爱意,关切之情逸于言表,看着哥哥憨憨厚厚的样子,倒也蛮可爱的。全篇并无什么轰轰烈烈、山盟海誓的爱情,只是静静地散发爱的暗香,最大的看点当数美好在后院哭时,景生送手绢儿给她那场了。美好对景生隐藏许久的爱意在刹那间喷发,哭倒在景生怀里,景生在瞬间的不知所措,也恐怕是哥哥在这出戏里最精彩的演出了。基于以上原因,我在看完全篇后,并无太大的感受,只是像景生那样默默的回望几眼,然后默默的离开吧。但是在离开的片刻,我突然感悟出,哥哥也同样注定了要在李碧华的作品中演出一个又一个凄美的、不被世人接受的爱情,这是巧合吗?

  《胭脂扣》中的十二少绝对算哥哥在八十年代演技上的奇葩,没有了年少冲动,却多了成熟稳重。当初李碧华宁肯胎死腹中也不愿其他人出演十二少,这一招真的押对了。荣少的确为此片增色不少,纯情与风流拿捏的恰到好处,慵慵散散的贵气也不作第二人选。一出场已惊倒四座,即便青楼名妓也黯然失色。扬着眉毛,似笑非笑的听着如花的曲子,却不掩相见恨晚之意:喝着如花敬的美酒,举手投足、眼波流转间,也述说离别不忍之情。留下最深印象的戏,是如花拿着新衣给十二少换装那场,虽于落魄中、虽只有简单的几个动作,仍从懒懒的不经意间流露于生俱来的高贵。还记得一袭白衣,落寞地坐在窗前看着如花远去的十二少吧,高雅清绝,仿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最后的出场,不用我多说,相信没几人在第一时间认出“糟老头”是哥哥,年华老去,行走蹒跚,食住邋遢,可那双望向如花情深的眼神却“出卖”了他。又是一出相爱不相容、劳燕纷飞的悲情,十二少早已比景生成熟了许多,他使我们从此见识了哥哥的高贵,从此见识了什么是翩翩俏公子。可戏里的人可以用死来直截了当的解决人生拖拖拉拉的痛苦,戏演完了,戏外的人,仍要继续人生拖拖拉拉的痛苦。

  说句题外话,朋友们都看过哥哥在88年演唱会时的唱的《胭脂扣》吧。说开场白的还是歌星张国荣,还是和歌迷谈笑风生的哥哥,可当音乐声响,哥哥从椅子上起身,十二少就已然重生。舞台上的人儿风情万种,极具古典美感,一颦一笑,一喜一悲,都无不是十二少的再世。哥哥的美,就在于他的专情、投入与执着。

  若问十个朋友哥哥最精典的电影是哪出,我想至少有五个朋友会说是《霸王别姬》吧,而且这是公认的(当然,我个人或其他朋友认为还有《春光乍泄》,不过不被一些满口仁义道德的同志接受,我们也就不强求了)。《霸王别姬》已经被朋友们用世上最美的文字形容,我也不知该拿些什么来赞扬了。我只想说我甚至是带着强烈的嫉妒看完一遍又一遍的,哥哥是男人呢,为何能如此美艳、绝望,在看似柔弱的外表下蕴藏一股夺人心魄、直逼灵魂的傲气?还是忍不住说两个没被大家伙儿提到的地方,一是蝶衣给霸王画眉,多么柔情似水的画面,多么媚惑的笑容,不管是段小楼、还是袁四爷,蝶衣都只看到眼前的霸王、虞姬心中的最爱。有人说蝶衣爱的不是段小楼,而是虞姬注定要为之爱、为之死的霸王,这话我同意,是霸王让他人戏不分、雌雄莫辩,是霸王让他生死不渝、从一而终。一是蝶衣从戏院落走出来,拿着烟听到卖冰糖葫芦的叫声,单薄的身段、冷艳的面容,寂寞的眼神,听到吆喝声后的孤绝,即使看了多次,仍是拿不准他的心思,仍是为他那声咳嗽而心痛不已。这是要多好的感悟才能达到的境界啊,哥哥他不是蝶衣,可他懂蝶衣,懂蝶衣的爱,懂蝶衣的痛苦,懂蝶衣的执着,甚至懂蝶衣的死亡。

  人纵有万般能耐,仍敌不过天命。虞姬是注定要死的,蝶衣也是要死在台上给观众看的,而哥哥呢?我常对朋友,你们若真想了解哥哥,就看看《霸王别姬》吧,蝶衣就是哥哥,哥哥就是蝶衣,蝶衣是和哥哥最有缘的。相信朋友们都知道八十年代港版的《霸王别姬》,首选哥哥出演蝶衣,此缘由此开始。恕我直言,我个人认为那时的哥哥绝对演不好蝶衣,首先哥哥那时演技很嫩,没有经历一些磨难,而且不会像退出歌坛后有那么多时间学京戏,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说,哥哥那时不能体会男于男之间的感情需承受的压力。

  同样孤独的童年,同样艰苦的演艺生涯,同样风华绝代的人生,同样令人唏嘘的结局,蝶衣和哥哥是扯不清的一体。不疯魔不成活,蝶衣知道哥哥懂这句话,知道哥哥会像小豆子一样先排斥“女娇蛾”,于是他等着哥哥长大,等着哥哥成熟,等着哥哥明白人生,等着哥哥成为了真正的蝶衣。戏外的人,终于不再默默回望,不再忍受人生拖拖拉拉的痛苦,终于直截了当的化作红蝴蝶飘然而去,终于血似胭脂染蝶衣,良辰美景奈何天…美景奈何天…

最新评论

手机版|Archiver|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GMT+8, 2022-8-8 07:05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