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新春快乐!
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手机客户端
重温张国荣 | 图书《随风不逝·张国荣》

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张国荣

关注我们:

1、打开您的手机上的微信应用

2、选择右上角魔术棒,扫一扫

3、或菜单朋友们那里,扫一扫

4、微信号:lcas19560912

5、公众号: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6、微信QQ号:100056912

穿越三十年的时光——黎耀辉

2004-8-18 16:56| 发布者: sarahcheung| 查看: 934| 评论: 0

2003年9月12日,张国荣艺术研究会“9·12的盛放”征文活动征文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张国荣艺术研究会。感谢合作。


  我是黎耀辉,今天是我的60大寿。孩子们很孝顺,一定要在酒楼请客,我只得由他们去。不过闹哄哄的人客吵的我头疼,我就提前溜回了家里。呵,还是家里好,安安静静的。点一支烟,舒舒服服地靠在躺椅上,看烟气缭绕,多么好……我说谎了,我头疼不是因为吵闹,是因为那个不知是老二还是老三的同事,他刚从南美洲度假回来,满嘴阿根廷、瀑布、探戈地炫耀个不停。我一听到这些词就完了,客人过来敬酒时我怔怔的,也不知道人家说了什么。我只想赶快回家,我不要听这些,我不要想起那个人。可是,我发现我正在想他,非常想他。我看到家里熟悉的老式躺椅、老三的电脑、出门前丢的乱七八糟的鞋……所有的一切上都是他!我想我完了。三十年了,这三十年我刻意的不去想起他。我努力工作,照顾妻儿,孝顺父母。在别人眼里我是好老公、好爸爸、好儿子、好上司,好好先生。我以为我已经忘了他,可现在我发现我从来就没有忘记他!他就象我的血液一样,一直和我在一起,我从没有一刻离开过他。那么,就放纵一次吧,让我好好想想他,想想他……

  他叫何宝荣,一想到这个名字我的心就抽紧了,很疼,但很幸福。我们是在一个party上认识的,忘了是谁的生日,乱哄哄的一大堆人。我一眼就看到了他。在这之前我并不是GAY,我从没想过我会喜欢男人。我长的不是很英俊,但也有好多女孩子喜欢我,她们说我很有男人味儿,跟我在一起很有安全感。我对她们感觉却一般,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可我一看到何宝荣就完了,我知道我喜欢他,我从没这么肯定的喜欢一个人。我象个傻子似的盯着他看。他一看就是GAY,他身边围绕着好几个男人,他们看他的眼神好象要吃了他,可他一点也不在乎,仍是懒懒的神情。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注意到我,我只看到他和那些人簇拥着走了。我很失落,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我怎么找他!那天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失眠了。可第二天他却找上了我!我一下楼就看到了他,我简直惊呆了。我愣了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这么巧?”这是我跟他说的第一句话。他很镇定,半倚着墙,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你喜欢我?”这是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我被他弄得措手不及,当下呆住了。我不得不承认,这种情况在以后我们中间常常发生。他总能掌握主动,而我只有傻傻的跟着他转。他看我傻愣在那儿,得意的笑了。他一只手搭上我的肩头,摩挲着我的脖子,凑在我的耳边说:“要不然你昨晚干吗看了我一夜?”我仍然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只感到他的呼吸喷在了我的脸上,那真是至大的诱惑。可我还有一丝理智,我忽然想起他是个男人,我们这样很危险。他看出了我的克制和犹豫,他不给我后退的机会,他吻住了我。啊……我体内所有潜藏的热情和欲望全被这个吻唤了起来,我狂躁地回应他,狠命地揉搓他,浑忘了这是在楼道里,随时会有人经过,我想我是疯了。其实我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就疯了。

  我们在一起了。我处处顺着他,宠着他,生怕他有一点儿的不高兴,我对女孩子都没有这么细心过。可他好象并不满意,他的眼睛常常流露出无聊和不耐。所以当他提议出去看看时,我马上就同意了。我们商量好去阿根廷。我想到了阿根廷就好了,他只有我,我只有他,我们可以完全拥有对方。可何宝荣并不这么想。

  在阿根廷他买了一盏灯,那上面的瀑布很让我们着迷,两个人商量看过了瀑布就回家,虽然我并不想这么快就回家。去瀑布的路上那辆破车弄的我们很不高兴。车是何宝荣提议买的,他好象比我更不高兴。有一天他下了车就走了,走了就没回来。这不是第一次了,我们常常因他的任性和放荡而闹翻,可一听到他说“不如我们从头开始”我就原谅了他。这种情况多了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爱我,难道他把我当成他的其他男人一样,用过了就扔?我快被这个想法弄疯了,可是一看到他孩子般的娇嗲劲儿,我就又软了。但这一次,这一次我决不原谅他,我一定要离开他,我要回香港,我受不了了!

  我来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在一个探戈酒吧当接待。这份工作无聊透了,每晚对着那些俗气的台湾客人,努力做出虚伪的笑脸,我都开始讨厌这样的自己。可是,我看到了何宝荣!他和我第一次见到他一样,跟一帮男人在一起,他们亲吻,爱抚,我讨厌这样的他!我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告诉自己,他跟我已经没关系了,他跟谁在一起我都不在乎。可我的心为什么这样痛?!他好象没看到我,若无其事地和别人调情,嬉闹着离开。我不信他没看到我,我不信!

  一天,我接到了他的电话,他叫我去他那里。我先是欣喜若狂,他终于记起我了吗?马上我就恨得要死,他还记得我!我醉熏熏地来到他的门外,拼命地拍门。他开门了,他终于肯正眼看我了吗?不,不,他从不肯正眼看我。他低着头,眼睛斜斜地看向我,他每次想诱惑我时就是这个样子。真***!我不要让他得逞,我不肯进门,只让他有话在这里讲。可他一把将我拽进门里,我戒备地大声叫着“干什么”,而他只是似笑非笑地盯着我,带着贪婪的神情。没错!是贪婪!他也想我了吗?猛地,他疯狂地吻住我。又是这一招!我得承认,我等这个吻等得很久了。那一刻,我真的很享受。慢着,他把我当什么?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一股恨意涌上来,我要掐死他!我真的用力掐住他的脖子,看他费劲地大声咳嗽,我忽然有种虐待的快感,你也有被我控制的时候。我毕竟不能真的杀了他,我使劲踢床,恶狠狠地骂他是仆街仔,我要把所有的愤怒和痛苦宣泄出来。他开始嘲笑我接待客人的样子,我更加愤怒,我这样还不是因为他!他问我有没有后悔,我当然后悔,我后悔的要死!为了这个浪荡的男人,我背叛家庭,我甚至背叛了自己,我跟他漂泊天涯,却仍然无法换来他的真心!他幽幽地说:“我很想你陪陪我,我真的好想你陪陪我。”听到这话我想也不想就将酒瓶扔了过去。原来他寂寞了,我寂寞的时候他在哪里?!

  第二天,他把一块表扔到我面前,说是送给我。一块表就可以把我们之间的帐一笔勾销吗?但我还是把表收了起来,他很少送我东西。原来这块表是他偷的,他被人狠狠打了一顿。他做事总是这么顾前不顾后的。我把表还了给他,并叫他不要再来找我。我看出来他有话要说,但我不能让他把那句话说出口。我一直对他恶声恶气的,我不能让他有一丝幻想,我要斩断我们之间的一切关系,因为我害怕。

  这之后他再打来电话我没有接,我以为这次我们真的完了。直到那天我打开门,看到满脸鲜血的何宝荣。他看到我呆呆的表情,艰难的笑了,艰难的抱住我。他总是把我弄得目瞪口呆,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又抱着他了,他的身体是最真实的。虽然这次我不知道能抱他多久。

  医院里,他终于又说了那句话。听他说出这句话,我好象卸下了一副重担一样,心里一下子轻松了。我怀疑自己是一直在盼他说出这句话。他跟我回到了我的住处。那段日子简直是天堂!他的手受伤了,什么也不能做,全要靠我照顾。我给他擦身、做饭、喂饭、盖被,看他像个孩子似的任我摆布,我觉得幸福的要死。工作也不那么令人讨厌了,我要赚钱养他,必须努力工作。这真让人高兴。只除了一样,我没有和他一起睡。我不能和他太亲密,他是个引人深陷的泥潭,我不想陷得太深。终于我还是抗拒不了他,他总有办法达到目的。谁能抗拒得了他呢?那天半夜,他死乞白赖地要和我一起睡。我说沙发太小,自己挪到了床上,他也跟着蹭到床上。他撒娇撒痴地爬到了我的身上,还非要抱着我睡。我拗不过他,只好让他抱着睡了一夜。幸亏他的手不能动,要不然……

  这段日子真是甜蜜,我要慢慢想,慢慢回味。我休息的日子里,我们去看赛马,他还教我跳探戈。我在探戈酒吧里干了这么久也不会跳探戈,真不知道他从哪里学的。他的身子真软,像蛇一样缠在我的身上。浪漫的音乐里,我们紧拥着摆胯、滑步、转身,我的心也越来越软。我再也克制不了自己,动情地抚摩他,缠绵地吻他……能永远这样该多好!

  幸福的时光永远是短暂的,这句话放在我和何宝荣身上尤为合适。他的伤渐渐好了,他又想飞了。他居然怀疑我有外遇!真是贼喊捉贼。看他喋喋不休地追问我,我火冒三丈,索性告诉他干了很多次。这下你嫉妒了吧。可我看不出他有一点儿难过的样子,还在问我和楼下看更的有没有,我只有夺门而去。

  再往后故事的发展就和以前一样了。他打扮得花枝招展,他回来得越来越晚,他彻夜不归,我的心也越来越灰。我看得出他对我是有感情的,可他不想只守着我一个人,而我想永远守着一个人。这是我们最大的不同,也是我的悲哀。我也开始彻夜不归,我害怕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房子,那种寂寞的味道简直要渗到人的骨子里。

  我们终于闹翻了,为了他的护照。其实不为了什么也会有这一天的,他要护照就是为了离开我嘛。是的,是我藏了他的护照,我就是不想他离开我。他很生气,狠狠地揍了我。我没有还手,那一刻我希望他打死我。他走了,我失去了活着的目标,每天如行尸走肉般的生活。小张很关心我,我知道他只是好奇。

  小张也走了,他要去看世界尽头的灯塔,他说想通了就会回家。我也要回家,我太累了。走之前我去了瀑布,我和何宝荣的瀑布。那瀑布永远印在了我的心里。我想把护照还给何宝荣,可我不想见他。是不敢见他。我怕见了他就无法离开他,我不要再陷进这个感情的怪圈。所以我把护照带回了香港,藏在家里秘密的地方,连我太太都不知道。这三十年来我从没有看过这个护照,因为我不想记起他。可我一直牢牢记着护照藏的地方,这算不算自欺欺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今天要看看这个护照,我要看看这个人,这个在我心里藏了三十年的人……

最新评论

手机版|Archiver|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GMT+8, 2022-8-8 05:30

Discuz! X2.5

Copyright © 2003 - 2015 Leslie Cheung Artist Studies,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